第七十一章 梦都?真的是梦都!

    身体酸痛,没有力气,精神力衰弱,肚子很饿……

    唐银恢复意识后,就只有这几个感觉。

    眼睛张不开,微微一动就感觉酸痛得要流下泪来,只能慢慢等了。

    四周不是水,那又是在哪里?下面垫的是什么?软的,像床!

    难道出海寻找梦都,是梦么?可是为什么身体这么酸痛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靠!这是哪里?怎么是山洞?谁这么坑爹啊!在山洞里摆床?你当山洞人,还是隐居的盖世大侠啊?你要隐居也不用这么坑爹吧?简直就是落后与先进并存啊!你看你,月光石是不是很多啊,居然这么浪费!山洞顶密密麻麻布满那么多!你怎么不分我一些啊,少爷我现在根本没钱啊!

    而且我怎么这么悲惨啊?又醒在来路不明的地方,要是这里是海盗岛怎么办?少爷我现在是手无缚鸡之力啊……

    唐银心里沉寂N久的吐槽之神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唐银默默地转过头,眯起眼睛,却看见一头熊端着一个盘子走过来,露出和善(狰狞?)的笑容。

    口吐人言,毛为银色,瞳孔为血色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特征,都说名他是……

    十万年的冰魂魔熊,在极北冰原中的地位相当与森林中的泰坦巨猿。

    唐银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:“这里是……梦都?”

    冰魂魔熊点了点头,咧开嘴,露出不敢恭维的笑容:“是啊,除了梦都,哪些魂兽能在光天白日之下生活?”

    唐银满头黑线:你是犯罪之人呐?还光天白日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因为受伤了之后很不爽,每次受伤都导致唐银心中的吐槽之神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话说这吐槽之神还是被圣迪植进去的……

    圣迪?!

    唐银猛然立起身子,慌乱地四下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冰魂魔熊惊讶地看着唐银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大哥。”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冰魂魔熊,只好这么称呼,“你有没有看见一个银色头发的女子?”

    冰魂魔熊点了点头:“有啊,在另一个洞穴,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嘛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立刻被唐银一句“带我去”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冰魂魔熊足足愣了十秒,看见唐银脸上焦急的表情,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唐银则忍着身体上的酸痛踉踉跄跄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另一个山洞内,琬儿静静地躺在床上,脸上没有一点血色,伤口被仔细包好,可是蛟龙那一尾巴,已经让她全身骨骼碎裂。

    唐银一看见这样的琬儿,脸色苍白,脚底一踉跄,差点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老婆包扎的。”脑子少了一根筋的冰魂魔熊以为唐银在乎的是这个,赶紧道。

    唐银没有理会,快步走到琬儿面前,急忙搭上了她的脉搏。

    脉搏很虚弱,经脉断裂,骨骼碎裂,若不是她本身是天龙,恐怕现在已经死了!

    怎么办怎么办!唐银急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突然,他像想到什么似的,急忙从她身上的魂导器中拿出那一株相思断肠红。

    相思断肠红,有生死人,肉白骨之效,如今又认做琬儿为主人,自然会以最好的效果治疗。

    唐银转过头,带着一丝抱歉看着冰魂魔熊:“大哥,抱歉,你能回避一下么?”

    冰魂魔熊一愣:“好。”随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银小心翼翼地抬起琬儿的身体,细心到忘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。

    把琬儿的头轻轻靠在怀里,唐银拿出那一株相思断肠红给琬儿服下。

    相思断肠红一碰到琬儿的嘴唇,就化为液体,钻入她的嘴中。

    服下后,琬儿的身体散发着红光,和相思断肠红的光芒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唐银紧紧地抱着琬儿,精神力也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足足持续了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琬儿的情况终于好了下来。

    唐银也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本来他被冰魂魔熊救上来时,身体就因为蛟龙而受了些伤,有些地方的经脉更是损害得厉害,可是因为琬儿,并没有去治疗。再加上这一个星期,他必须高度警惕,没有睡觉。即使是有一块头部魂骨,又有伤,精神力消耗又大的情况下,自然是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琬儿睁开眼睛的时候,刚好看见唐银闭着眼睛的侧脸。

    又累又有伤的他终于支撑不住,好不容易睡着了。

    琬儿一直都觉得自己站在一个黑暗的迷宫中,怎么走都走不出去,突然有一束红色的光芒从天空打下,撕裂了黑暗。

    她朝红光跑去,随后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睁开眼睛,放眼望去,便是一片蓝金色。

    温和、舒适。

    就像大海。

    琬儿有些奇怪。在海上漂流的时候,看见蓝色都觉得视觉疲劳,现在怎么……凝神一看,刚好看见少年俊美的侧脸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微微蹙起,闭着眼睛似乎睡得有些不安稳,脸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琬儿皱了一下眉头,轻轻地按上了唐银的手腕。

    不看不要紧,一看就吓得琬儿没跳起来。

    很严重!

    她有些急,唐银此刻的样子应该是很累了,好不容易睡着,可是他体内的伤却不能在拖延下去了。

    琬儿正在努力地思考着,到底应该怎么办,她一动,唐银立刻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琬儿,你没事吧?”唐银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琬儿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,刚才想得太入迷了,现在才发现,自己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,一动就酸痛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。”唐银有些紧张地说,“我把相思断肠红给你吃下了,你受的伤应该好了,不过还是要去化解药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让我坐起来。”第一次和异性靠得那么近,而且唐银还是自己喜欢的人……琬儿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唐银这才手忙脚乱又小心翼翼地把琬儿坐在石床上。

    忍着痛盘腿坐好,琬儿看着唐银,道:“你也快去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唐银微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我的伤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!”琬儿这一次动了真怒,她柳眉竖起,金黄色的瞳孔中带着担忧与愤怒,“不然我也不恢复了!”

    唐银可以自己不恢复。反正经过极寒冰莲的脱胎换骨,再加上在龙域中的历练与长生草的二次洗濯,早就坚韧无比。这伤可大可小,而且身体还可以再撑一会儿。可琬儿不行,虽然她是天龙所化,但毕竟是人,**有极限,并不像他那样,经过两大仙品的洗濯和历练。

    见琬儿如此坚持,唐银只好妥协了,回到隔壁那个洞穴,但还是留了十几片龙芝叶给琬儿。

    疗伤疗了一个星期,两人的伤才好了。

    琬儿的伤要比唐银的重得多,但是因为有相思断肠红,如今好得也差不多了,她自己也因为相思断肠红而猛飙了四级,达到了七十九级的地步,只差一点点就到八十级了。

    而唐银伤得不重,但是因为醒来后一个星期没有修复,又严重了一些,不过这样,他倒是奋力修炼,总算是治好了伤势,还把在经脉中堵塞着的,最后一点点的极冰寒莲的药效给化掉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极冰寒莲真是牛,已经过了六年了还没弄完,亏他还做了那么多次炼体。不过这一次也因祸得福,把最后一点搞定了,也从七十七飙到了七十八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点都可以使人连飙两级,由此也可以见得极冰寒莲的药效多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唐银两人也和冰魂魔熊一家子熟悉了。

    救他们上来的是叫熊魂,他老婆叫熊冰,他儿子叫熊小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名字后,琬儿和唐银足足傻了半个时辰,一个劲地在心里吼这到底是谁起的弱智名字!!

    而熊魂他们也问过他们是什么。琬儿倒不担心,她本身就是天龙,而唐银则说自己是蓝银皇所化。

    熊魂知道唐银和琬儿化成“人形”才十八年就到了七十九级的境界,马上要到魂斗罗了,不由得目瞪口呆,这么牛啊。

    熊小得知他们二人是从人类大陆过来的,都缠着他们问人类大陆好不好玩。

    看了他们梦都后,唐银和琬儿这才觉得,斗罗大陆实在是太好玩了。

    梦都的路,都是由青石板铺成,没有马车,连传说中的马也没有,店铺一点也不整齐,就像一个迷宫。而且放眼望去,都是人类形状的和没有化形的魂兽走在一起,错落复杂。时不时还会有街头暴力发生,暴力一旦发生,必见血光。亏熊魂还说他们这梦都是按人类世界所建造的。

    扯谈吧!

    唐银和琬儿集体在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后来熊四解释了,他们才知道是怎么回四事。

    其实那条蛟龙的海域离梦都已经不远了,因为这条蛟龙一直都在闹,无论是什么魂兽过来都会被吃掉,搞的梦都已经有十五万年没有新成员过来了,于是就一直保持着十五万年前人类世界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唐银和琬儿知道后无言了半天。

    因为受了伤,和熊魂生活了一个月左右才完全好了。

    唐银和琬儿告别了熊魂一家,凭借这心灵感应在天都的天心城找到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还安好,这也是两人最欣慰的一点了。

    后来,众人找了一片静谧的林子里苦修,毕竟他们来梦都,为的就是要进阶到封号斗罗级别!

    梦都和斗罗大陆不一样,梦都里有一样东西是斗罗大陆很稀少的,那就是天地灵气!

    天地灵气是魂师们最需要的东西,有了天地灵气,就不需要在体内运转魂力修炼了,只要吸收它就好了,而且吸收半个时辰的天地灵气,可是相当于在体内运转魂力半个月的效果呢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斗罗大陆中人类太多了,涉足的地方也太多了,导致有很多天地灵气的地方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可梦都却不一样,虽然唐银等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的天地灵气,但是这无疑是个好事,他们也懒得理那么多,只是每天吸收就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在苦修的时候,所干的事情,就是修炼,对打,修炼这种三点一线的生活。

    说到对打,就必须得要说到白凤、天儿和琬儿这三个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武魂都是顶级武魂,随便使用的话是会被被其他魂兽发现的,为了防止麻烦,也为了怕别的魂兽看出什么马脚来,他们的生活就比较枯燥了,只是修炼而已。

    这倒让耐不住寂寞的白凤不爽了好久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大道理白凤自然懂,他只是借来抱怨而已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迫于小舞的威胁。

    当白凤第N次抱怨的时候,小舞满脸笑容地朝他走过去,说:“可以呀!只要你能顶得过我的暴杀八段摔就完全没、有、问、题!”

    还加重了“没有问题”这四个字,于是白凤认命了。

    七怪曾经跟他们讲过世界上最恐怖的是谁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们认为,世界上最恐怖的是母老虎(根据戴沐白亲身体会),后来才知道,最恐怖的是母龙(亲眼看到过),可是后来,他们才知道,世界上最恐怖的,是母兔子!

    因为这只母兔子本身就不好惹,但在他的身后,却有一个比她还不好惹的男人!

    于是他们顿悟了,他们懂了,世界上最不好惹的,就是母兔子小舞!

    这个结论到现在为止,都从未推翻过,或许以后也不会。

    所以白凤认命了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斗罗大陆之七怪之子》是网友或洛金娅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