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蛮横的屠夫》人生起伏如流水 第六六五章 情重不计过错 自省不能通达

    其实,几女对段德的情感变化洞若观火,小雨差些没忍住插言挖苦,却被北宫飞燕暗自阻止,小雨或许不在乎,但动情的段德招惹不得她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你与家主一道消失,不久后家主魂灯熄灭,我被赶出北宫家不说,若不是小雪和琳儿求情,只怕还要问责炎黄。”

    北宫飞燕适时插入现状,稍稍缓解某人思忆。

    “小雪和不通答应家族产下后代,直到小雪传出喜讯,才稍稍冲淡家族敌意,现在,我们和家族气氛疏远。”

    段德不敢有怨,好好一个超一等家族家主,陪着自己出一趟就这么没了,任谁都不会有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接着说!”

    小雨冷冷出声。

    段德之后的陈述变得很平淡,心思不在,说的东西有时候也是颠三倒四,但一众人等听得无一不是眉飞色舞,各自感叹如此人生当得一游!

    恨不能以身代之,当然,他们没那份魄力,更不可能有段德这份置身事外的心态,处事也就不会如此理智。

    “总之,魔族进驻修者界现在已经拉开帷幕,剩下的就只看胜负输赢定乾坤了,我们炎黄要在接下来的死战中扮演什么角色,全看诸位如何选择。”

    段德算是到处结束语,众人意犹未尽,其中偶有提及众人还陌生的这位新夫人,名做‘兰萍’还是深渊联盟最高长老之女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深渊联盟的最高长老同样也是修者界的最高长老,修者界其实算作深渊的后勤基地而已,那边一直以来才是中心!

    “情形已经恶虐到这种地步么?”

    秦圣有些彷徨,虽说入得炎黄已过百载,但核心秘密终究被原炎黄老人守口如瓶,未得到一丝,现在只知道炎黄栖霞山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打破的。

    “恶虐?不,不,不,秦殿主此言差矣,炎黄之所以蜗居栖霞百余载不出,可不是因为实力不够,以秦殿主看来,此时的炎黄可为几等势力?”

    荀攸扶着胡须,老脸笑开了花,他可没有与荀彧接口,他是刚刚知道魔族动向的,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。

    “额?超一等怕是足够,只是我们没有地盘和底蕴支撑,成员也是与垫底的超一等势力相差甚远,这,我也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圣环视一眼,心中暗惊,这群当初来时不入法眼的低阶修士,仅过百年而已,竟然成长到他都心惊的地步,一直以来常可见到,也不怎么注意这群人的修为几何,如今仔细一瞧,厉害!

    “哈哈~~~秦殿主啊秦殿主,你的思想还停留在传统势力局限之内啊,地盘是什么?打下来就是,底蕴么,自己不足还能抢啊,我们缺的只是一个出头的舞台而已。”

    荀攸失态大笑不止,也不给秦圣这个老牌大高手丝毫颜面,当众数落他眼光不足。

    秦圣没有将这点滴往心里去,倒是后边这句话的含义让他冷汗直冒,他曾经在女儿女婿私语中也有听女婿这般提到过,当时只做笑话,然而现在?

    秦圣眼底余光扫到在场成员中那些老炎黄一个个兴奋莫名,哪还不知此言真假几何?疯子!

    “好了,二位荀老以及为宗门殚精竭虑的诸位,既然你们觉得这么做是对的,那就去做便是,有事儿我没死就给你们顶着。”

    话题一出,一众人开始底下就兴交流心得,什么乱七八糟的歪点子也不避讳,听得司马宏和秦圣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段德只好打断,他要知道的事还屁都没得到呢,仅仅得到个与北宫家关系紧张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说说,这外边的绕山碧海怎么来的?八卦大阵怎么被人立到了家门口?还有什么震字第五军是什么鬼?那些城池且不说,碧昂城为何让人拍成一块镜子,其上题字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兴奋地众人仿佛一瞬间被段德一盆冷水浇熄了之前的热情,一时间众人缄默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,就是天德宗现任的那群打摆子的玩意!真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牛犇恨声打破沉默,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,司马安成、二荀眼神交流一阵,最终还是把荀攸推出来言说,毕竟,荀攸性情较为淡薄,陈述也就不带太多个人感情。

    “你走后不久,孟老等天机算术出众者皆收到天道启示,魔界即将全面入侵,如此,联盟发动战时律令,整合修者界所有修士,欲要拼死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之前还把尾大不掉的蛇眼彻底打灭了火,另外一些隐患也都一一减除,正要意图对天机宗出手,没想到天机宗却是先他们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子直接投影去了联盟当做秘密基地的老巢,又抛出整界设八卦乾坤阵的建议,联盟属实被打击了气势,偏偏他们要设的阵法远远不及八卦阵,其中还有隐秘,或许那才是导致双方合作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各超级大宗铲平临近散修区域,就近收归所有,整界布阵成军,我们被安排在天德宗震卦之下,冠名第五军。”

    “震卦实际上宗主想想天德位置就知道在哪的。”

    段德微微一想,便知原委。

    “乾元通地宗设计的?”

    “宗主英明,摄于宗主威势,去乾元通地宗担心养虎为患,故而想让我们当个战时炮灰,不过后来我们主动放弃外围地盘,收拢至栖霞山。”

    “耀武扬威晚来一步的天德宗显法殿副殿主青渺扑了个空,气得将碧昂城移作平地,留守弟子尽被诛杀,又留言侮辱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当时碍于形势就是不与他们正面硬抗,之对外称承认第五军名号,封山练兵为由不做理会,青渺几经挑衅都无用,只好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却不想。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荀攸看了眼对面依旧虎着脸的小雨,说不下去,小雨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额,雨夫人不久后功成出关,单人独刀一夜之间,杀了乾元通地宗三十几个长老,就连,就连宗主和宗主儿子都没放过,只是没寻到青渺等人。”

    段德咧着嘴斜眼打量着自家雨夫人,这悍妞当初似乎有个名号来着,乾元通地宗怕是没打听清楚,雨夫人俏脸一摆,避过段德视线。

    就是此时的兰萍也是重新打量着,这个与自己见面就开打的妞儿,如此彪悍么?还是那什么宗的长老宗主都是群无用‘乐色’?

    “皇普媛的道侣吧,叫什么?哦,王茂,对,就是这家伙借走了我们宗的不动产来着,死了也好,只是不晓得夫人又没有把账要回来?”

    “没空!”

    哪里是没空,根本就是没想到这茬,什么找不到青渺等人,那是没打算去撩拨天德内宗,知道去不得,天德宗又不是当初的丹鼎道宗,随意一个都能无声无息潜入内宗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段德不需了解,心中猜都能猜出个大概来,能劝住小雨的唯有身边作怪的沩水。

    能让出关找不找自己的小雨安分点的方式,就是转移注意力,让她犯点儿小错,才好管住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咳~~~雨夫人回宗后边缀着天德宗显法殿的执法队,不由分说就要拿人,我们只得开启阵法自保,外面的碧海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了好几拨实在奈何我等不得,只得筑城封印,不让我等进出,外边阻挡宗主进来的城池,就这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荀攸大致情形介绍完毕,从段德走后关于炎黄的主要消息也就这么多了,段德听完后在碧昂城压着的心思总算是稍稍解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窝在栖霞山几十年之久?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在自己离开的时间里,宗内这些亲友修为增长迅速,另外造小人的进度似乎也快了起来,入宗时就见到不少小家伙,有的甚至已经成年,他们身上的气息段德能分辨得出。

    “额,也不全是,栖霞护山大阵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,至少外边的八卦阵阵图我们也有一份的,要找些漏洞还是能找到,只是不愿出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也是,出去做什么?除了那些有必要搞的地下活动外,天德当权者明显针对炎黄,光明正大出不去也就没意思,再说,众人也知道这种封闭绝对不会长久。

    当然,修士的‘不会长久’只是针对修士,要知道近百年时间段德都从小家伙成长为一方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如今的栖霞山也终于不再是之前那样只是充当门面,实际上没几个人常驻,欣欣向荣,看上去那是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但段德见识过深渊战场的顶级修士死亡速度,这里的人,不经事啊。

    “荀彧,我想有必要提醒你,魔族大军绝非你所能想象的强大,我之前的只言片语或许会让你们产生一些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深渊战场才是两界真正的主战场,在那里大乘中期以下只是辅兵,不计其数。”

    “巅峰级修士才算是正式的战斗成员,遍地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半仙的话很多,只有那些运道不错,能力出群,战力能镇得住场子的才能有机会混个小队长玩玩,萍儿一人能单挑十余巅峰半仙,不用仙器的情形下,她也就是个三级督军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情形下,她还只有本舰队的管辖权,在其余地方没有任何资格可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什么玩意?这位海蓝色瞳孔银色长发的夫人竟然如此逆天?兰萍当然知道段德在给属下敲警钟,对她避重就轻的介绍也没做反驳。

    “也不怎么厉害么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蛮横的屠夫》是网友或义冢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