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万古第一武神》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黑鸦林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流光斗转,须臾千丈,仿若瞬移般,眨眼远去无踪!

    “小子,你真要去找那个麓安汢?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有些懒散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既然答应了,为何不去?”

    陆川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但你应该知道,他所言多半是假的,而且极可能是为了坑你!”

    “这是因果!”

    “合着,还是本座的缘故喽?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陆川平静道,“这也不能全怪阁下,毕竟是我做的决定。

    正所谓,有因必有果!

    既然我牵扯其中,它又做了决定,自然不能放任!”

    “你都这么说了,本座也没必要多说什么了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沉默少倾道,“但本座还是要提醒你,虽然,当年的记忆,本座可以确定出现了问题,可有一点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那便是,本座当年若真的深受重创,依旧要向那鹿靥出手,必然牵扯极大。

    除了本座丢失的东西之外,它身上的东西,也怕是极为不凡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除了你们之外,未必没有其它人知道。

    如此,就会有诸多意外因素发生!”

    “我们人族有句老话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!”

    陆川淡然道,“如果真的牵扯那么多,那就看各自手段,杀出一条路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话锋一转道,“当务之急,是找到合适的天材地宝,祭炼山僑之躯。

    如果,能在呢喃之谷生变之前,让血涅甲成就魔神兵,你全身而退的几率,必将大大增加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阁下已经有主意了?”

    陆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沉吟少倾道,“那血涅甲,是以本座的血劫命术为引,又辅以你那种玄阴鬼衣的法门为主,两相结合而成。

    如此,正可以将山僑的一身混沌规则抽取出来,然后融于其中,便可让血涅甲晋升魔神兵!

    而现在的关键在于,如何能在,山僑核心本源散溢完之前,将其混沌规则抽取淬炼出来。

    凭你的实力,怕是很难做到!”

    陆川眉头微皱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没办法,桖潳灵主所说的方法,转念一想,就能明白关键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正如其所言,陆川现在确实做不到。

    毕竟,山僑核心本源的力量,乃是灵主级存在,凭陆川不过灵寂大修士的修为,如何能炼化这等力量?

    但问题就在这里!

    如果等山僑本源之力散溢,只剩下一副圣主级的躯壳,陆川确实能够炼化,可这样的力量,对现在的他而言,又起不到太大作用了。

    至多,就是奠定血涅甲的洞天灵宝潜质,乃至增强底蕴。

    可若是能在山僑本源力量散溢完之前,完成抽取淬炼,怕是能直接将血涅甲成就洞天灵宝,而且是极为强大的魔神兵。

    之所以,不讲山僑的力量,融入凶刀断头台,一来是因为此刀斩杀山僑,怨念极重,必然会遭受排斥,其次主要便是,相性不合,会有极高的失败几率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桖潳灵主也不会在一开始就提出,用血涅甲来承载山僑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,没听到陆川继续说,桖潳灵主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番,我遭遇山僑,莫不是必然?”

    陆川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觉得,是流殇那个家伙,故意想坑死你吧?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肆无忌惮道。

    这里是呢喃之谷,即便是狱主神灵级存在,都不会轻易涉足,自然不虞将其名宣之于口,而被有所察觉了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能解释呢?”

    陆川拧眉道,“何况,我也不会运气差到,一来就碰上九死一生之局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流殇乃是堂堂元神境狱主,放眼诸天万界,都是绝顶存在,没必要费这种手段对付你!”

    正如桖潳灵主所言,凭流殇狱主的力量,想要悄无声息,不引起任何波澜的弄死陆川,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。

    简单到,甚至只需要一个眼神,乃至一个念头,就足以抹杀陆川!

    神,无所不能!

    元神境强者,或许没有这么夸张,可对付一个灵寂小辈,确实易如反掌,甚至更轻松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我多想了吧!”

    陆川摇摇头,神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,多想无益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淡淡道,“现在,当务之急,是你要尽快吸收那小家伙反哺给你的先天灵宝之力,提升修为!

    虽然,即便你到了后期灵寂,也很勉强,可若是再寻到几样宝物,或特殊的所在,也差不多能够提炼山僑的混沌规则之力了!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先天灵宝,怎么会有这等奇伟之力反哺?”

    陆川强抑杂念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先天灵宝是大白菜吗?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不屑道,“放眼上古之时,无数年以降,出世也不过数十件而已,即便有所隐藏,也绝对不过半百!

    更何况,你的修为太弱,先天灵宝是何等至宝,能够反哺,又有什么奇怪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陆川讶然,试探道,“莫不是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冷声道,“不错,本座前身确实是先天灵宝,才正有此误。

    但受混沌魔神和诸天万族之血侵染后,早已洗去先天之体,成就无上血身。

    可以说,本座失去了先天之体,是容纳了先天灵宝的天赋规则而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阴溟蔻萝呢?”

    “那老娘们跟我是一样的存在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理所当然道,“否则的话,你以为,她是怎么扛过一次次大劫,才活到现在的?”

    “大劫?”

    陆川眸中精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知道这些太早了,不过,你既然起意,本座也不妨告诉你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沉默少倾道,“所谓大劫,乃是对天地异数的一种劫数,用你们人族的话来讲,便是天劫!

    你小子,也是个命途多舛的主儿,想必早就有所预料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川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他自出道以来,便颠沛流离,走到哪死到哪儿,身边人全都不得善终。

    甚至,其中不少人,还是间接或直接,死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样的存在,十二万年一场死劫,三万年一次杀身劫,想要活下去,当真是千难万难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陆川眼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您老跟这玩儿呢?

    十二万年才来一次,相较于人族的寿数,堪称长生不死,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

    “嘿,你觉得,我们如此长的寿数,是一种福分?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如何不理解陆川的想法,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,但某种程度上而言,又是一种诅咒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似是想到了什么,语气幽幽道,“你应该清楚,那种疲于奔命,好似有一只手,推着你前进,身不由已的感觉吧?”

    陆川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他又如何能不清楚呢?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怪笑一声,隐隐透着几分歇斯底里的味道,“是啊,我们知道自己的劫数,能够清晰感受到什么时候降临。

    那种死亡临头,身不由己,被人抓住脖颈,渐渐一点点窒息的感触,你知道,在劫数降临之前,会维持多长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多同道,都疯了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声音转为平静,淡漠道,“本座清楚记得,当年幽冥界,数以万计的异数济济一堂,坐而论道,何其繁盛?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?

    死的死,疯的疯,还有被封禁,永世不见天日,更多却是形神俱灭,道消神散!”

    陆川心头微寒,不仅仅是因为桖潳灵主的话,而是不由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多年来,他何处不是身不由己?

    虽然在逆境之中,一步步变强走到如今,可在此期间,陆川都快记不得,自己有多少次,因为身不由己,险些心生魔障,彻底沉沦了!

    而他,又能坚持多久?

    陆川虽然自信,却也不认为,自己能在千百年,乃至万年之中,受人摆布,却能无动于衷,保持本心不变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小子,你可不要让本座失望,否则的话,本座是会真的吞了你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不会有那一天的!”

    陆川失笑摇头,心里却如此想道,“即便有,也会是我吞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陆川正待说些什么,神色微变,骤然降下云头,落在了一片嶙峋山峰之巅,遥遥望去道,“阁下且看前面,是否像森蓝上部所给的隐秘地图上所载,名曰黑鸦林的所在?”

    “有几分相似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回忆了下,又仔细分辨了下陆川所见的地貌环境,才确认道,“应该错不了,这漫天黑云,却能透光,里面有黑色巨木参天,当是黑鸦林了!”

    “看来,各部的隐秘地图,未必都是假的啊!”

    陆川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前方黑峻峻的山林,目露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是要闯一闯?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却兴致缺缺道,“这黑鸦林算不得多凶险,若真如各部隐秘地图所载一样,里面也就是一种鸦羽菱叶还有几分看透,其它就没什么值得关注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你是森蓝上部,会将自家千辛万苦所得的隐秘,随意送人吗?”

    陆川不答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要如此想,那本座也不会多说什么!”

    桖潳灵主当然知道陆川的意思,淡淡道,“不过,若有机会的话,你倒是可以抽魂炼魄几个,互相印证一番,如此得到的地图,才更可信!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万古第一武神》是网友或暮雨尘埃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