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笑得像个两百多斤的孩子

    摄影是个非常有趣的好,但是投入也比较大的,常说的“摄影穷三代,单反毁一生”。.

    墨非也是前不久,领悟了美的真谛,方才开始玩摄影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美的瞬间那么多,不记录下来,让其亘古永存,岂不是大大的浪费

    墨非手中拿着的哈苏h4d40法拉利版。

    哈苏是一家着名的瑞典相机制造商,为阿波罗飞往月球的任务相机。而法拉利呢,全世界都知道。两家公司联手打造精美的哈苏h4d40法拉利版,质量和风格都很出色。

    相机佩戴标志的法拉利红罗索福科,并显示同样着名的跳马标志。作为另一个很好的感觉,它是一个精美的手工玻璃顶盖的案例。

    h4d40配有40万像素,331毫米x442毫米传感器,重量约5磅。一切都到位,其中只有499件已经生产,售价为29,500美元。

    先是护士服,然后是水手服。

    祝玉妍穿着深蓝色水手服,衣领边有白色条纹,下是深蓝色长裙、黑色长筒袜。

    随着着衣服的改变,祝玉妍的气质也有了较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活泼俏皮、天真却又不失优雅,能打动人心的微笑,就好像是一位干净朴素、优雅可、有着独一无二的美好心灵的活泼少女。

    接着是海军服。

    一个材高挑的女人,戴着个黑白相间的贝雷帽,仰起头,黑宝石般的杏眼冷冷的bī)视着墨非,雪白的脸蛋没有一丝血色,就像一个美丽的雪人一般,薄唇紧紧的抿着,眉目如画,却露出一种犀利的美感。

    白色的长袖连衣裙,没有一丝皱褶,直绷绷的,外面披着乌黑的披肩。说是披肩,实际上和裙子差不多长,倒是一层一层的有不少皱褶。修长的细腿上着黑色的菱形网格丝袜,脚上穿着白色的短靴,脚尖处不似一般鞋子的圆润,反而是尖尖的,也不是白色,而是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祝玉妍迈着猫步一步一步向墨非走来,每一步,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演戏,美丽到极致,优雅到极致。

    墨非则是笑得像个两百多斤的孩子一样,不停的按下快门,

    这些都是祝玉妍的犯罪证据啊

    他上法庭控诉她,可算是有素材了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被他当场抓了个正着的祝玉妍以后狡辩,墨非要求他配合墨警官的要求,摆出各种姿势、态度,拍摄下她的犯罪证据。.

    在海军服之后,祝玉妍还有空姐服。

    在男人的印象之中空姐的美称得上是百里挑一,她们脸上似乎总是有着迷人的微笑,美丽大方,温柔体贴,服务周到,是许多男人的梦中人。

    在关于男人的幻想调查里,空姐居于首位。那些商务人士,把空姐漂亮与否视为航空服务优劣的标志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女仆装、o装、教师装、警服、女巫装等等,由祝玉妍这个大唐世界上一代的天下第一美人来穿着,美得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学生的清纯活泼,巫师的冷峻残酷,护士的乖巧体贴,都能使人在幻想中脱离生活中的角色,随心所,激发人心中征服,进入梦幻之中。

    咳咳,当然了,其中偶尔还冒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,黑色蕾丝款式嗯,质料以半透明为主,四周缀有蕾丝滚边,是浪漫“内在美”的典型代表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我一个t的内存快放不下了”墨非摆了摆手,不理会还在那里摆ose的祝玉妍,自顾自的躺在沙滩椅上,欣赏起自己的杰作。

    嗯,留下最精致好看的,不合格的全部删除。

    “诶,你这个是什么东西”祝玉妍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凑到了墨非旁边,伸出脑袋,靠在墨非的肩膀上,一同欣赏自己的照片,眼神里面满是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高科技,太复杂了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墨非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不停翻阅着一张张相片。

    “它的功效就是把曾经出现过的图景,完美的保存下来吧”随着墨非看了一会儿,祝玉妍虽然不懂什么是单反,但也大约懂了它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聪明,我喜欢聪明的女人。”墨非笑着捏了下祝玉妍白玉似的下巴,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相片上“根据构图和光线等,照出来的相片,甚至可能比本人都还要漂亮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”祝玉妍当即选择了反驳“老娘本人就是最漂亮的”

    “臭美”墨非嫌弃的看了祝玉妍一眼。

    祝玉妍从背后搂住墨非的脖子,道“伦家只臭美给你看嘛”

    “滚”墨非没工夫理她,道“一大把年纪了,还学人家小姑娘说话,你还要不要脸皮了”

    “伦家看上了喜欢的男人,还哪里顾得上要不要脸”祝玉妍搂着墨非的脖子,不停的摇“伦家就要你嘛”

    之所以答应穿这些奇装异服给墨非看,长生诀木篇当然只是一方面,另外一方面,展现自己的魅力给墨非,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。.

    “你再这样,我把你从船上丢下去了啊”墨非毫不留道。

    我正在欣赏美照呢,能不能给我安静一点

    真人什么的,哪里有照片好看

    “切”祝玉妍收起了那副腻死人的少女模样,站在墨非的背后,鄙视的看了墨非一眼,人家都这样了,你还不心动

    是不是真的不举啊

    祝玉妍有点气馁了,到底要怎样做,才能打动这个男人啊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她所有能想得到的惑方式,几乎都用过了,高冷、温柔、萝莉、御姐、少妇但是墨非就是巍峨不动。

    她修炼天魔和咤女带来的媚术,对这个男人也没有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船上现在只有她和墨非,墨非不跟她玩,她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看着墨非一个人在那里玩得高兴,无聊之下,祝玉妍又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诶,这张很漂亮啊,你删它干什么”

    “这张不好看,删了,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啊自己一边去玩,行不行”墨非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伦家自己的照片,伦家还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力了”祝玉妍叉腰,毫不示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给了你报酬的”

    在墨非一双死鱼眼的注视下,祝玉妍渐渐势弱下来,小声说道“伦家无聊嘛”

    墨非想了一下,叹道“算了,看在你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的份上,许你发表一点意见”

    “但是提前警告你,不许再玩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”祝玉妍一脸惊喜,没有一点女儿家矜持的样子,直接躺在了墨非沙滩椅上,和墨非并列仰躺着,拿着墨非的手,围拢在她的纤腰,然后

    一起看照片。

    祝玉妍此刻穿的仍旧是泳装,腰上可没什么衣物,皮肤又如白玉般光滑细腻,摸着又如锦缎般嫩滑。

    墨非眨了眨眼睛,也懒得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可是老妖精自己给他发福利,又不是他主动的。

    费了不少时间,两人终于将一个t的照片看完了,时间也快到正午。

    祝玉妍意犹未尽的砸了咂嘴,道“的确很漂亮呢,你能不能给我一份呢”

    “给你有什么用,你们这里又没有电,过不了多久,就没用了。”话是这样说着,墨非却直接将单反抛给了祝玉妍,道“不过看你最近还算听话,送给你了,cāo)纵方式你刚才看了那么久,应该也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留一份吗”祝玉妍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墨非会留着她的相片作为压箱底珍藏呢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给她了

    遭了,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在他那里,真的没有一点魅力啊

    “我复制了一份在我的腕表里面。”墨非晃了晃左手上的银白色腕表道。

    “复制腕表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问那么多东西干嘛”墨非都有点后悔送给祝玉妍单反了“给你东西就拿着自己玩,别再问我为什么、是什么、怎么办,不然我可要打人了”

    祝玉妍不满的嘟了嘟嘴,对伦家竟然这么没有耐心

    算了,知道他不是对自己没有一点兴趣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墨非可能已经处于快要发飙的边缘了,不也敢再惹他了,自己拿着单反,去拍摄江面上的风景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超时代的东西,祝玉妍显得非常好奇,一张张图片在她蹩脚的摄影技术下出炉了,当然,她玩得很开心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喂,刚才你照了那么多张我的相片,现在该我照你了。”

    光拍一些风景照,祝玉妍觉得不过瘾了,把目光对准了墨非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让我墨非当模特你给得起价钱吗”墨非不屑一笑。

    “模特唔大不了伦家以后再让你尝试穿更过分的衣服好啦”祝玉妍眨了眨眼睛“怎么样”

    “咕噜”墨非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讲道理,他的确还有一些非常过分的存货,之所以先前没有拿来给祝玉妍这个老妖精穿,一来是因为没有放在空间戒指里面,还在漫威世界,二来他也怕以祝玉妍的心也接受不了,跟他翻脸。

    现在祝玉妍自己做好了准备,那就不要怪他墨非了

    在祝玉妍的惑下,墨非也就不不愿的摆了几个姿势,给她摆拍。

    但是她可拿不出墨非那么多花样的衣服,让墨非不停的换穿,也就只能让墨非多摆几个姿势了。

    很快,她对墨非的兴趣也消失殆尽,转头去拍被锢住的傅君。

    此刻的祝玉妍,就像是一个忽然拿着了梦寐以求玩具的孩子,不停的摆弄。

    小船上也不停的响起了银铃似的笑声。

    墨非躺在沙滩椅上,给自己点了一根雪茄,狠狠吸了一口,吐出幽蓝色的烟雾。

    透过烟雾,墨非也看见了玩闹的祝玉妍。

    墨非觉得,这个时候的祝玉妍,可比先前有魅力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个老妖精,机心太重,先前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透漏出一股浓浓的绿茶味道,这让墨非怎么受得了

    墨非一直都很喜欢和美丽的小姐姐一起玩闹,但他又不是只看着那一堆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心

    如果他只看重女人的外相,那么只要他看上了某个女人,随随便便取点基因物,拿去生化危机世界让红后克隆一个不久好了

    那样他什么样的女人享用不到

    祝玉妍自从被他俘虏开始,就想用她自己在他这里换好处,无所不用其极,墨非怎么会卵她

    恰恰是此刻,祝玉妍放开了一切,自顾自的玩闹,却是让墨非看到了她的魅力。

    是不是虚与委蛇,有着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,纵横花丛多年的墨非能看不出来

    再抽了一口,墨非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雪茄,脑袋里回想关于祝玉妍的记忆。

    其实纵论祝玉妍的一生,一生凄苦,根本没多少开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或者说,自从被石之轩骗了之后,她整个人就毁掉了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她再无多少个人意志,就是为了死掉的师父而活着。

    因为师父是被她固执和石之轩在一起气死的。

    壮大癸派,是师父的遗旨,杀石之轩,是为了师父报仇。

    为了这两个目标,她甚至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顾不上了,母女俩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祝玉妍心中有没有过后悔墨非相信祝玉妍心中一定后悔过,毕竟那是自己亲生女儿,怎么可能真的一点不心疼呢可是为了心中的目标,她也只能把自己女儿当做牺牲品。

    因为资质绝佳,甚至远胜于她,让她看到了癸派崛起的希望,因此她对百般疼,这份疼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单美仙。在得知天魔突破,她也就了无牵挂,拿出玉石俱焚去硬拼石之轩,即使杀了石之轩,自己死了也好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下半生,其实一直处于无尽的煎熬之中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的原因,跟墨非这么不着调的人相处久了,祝玉妍上也沾染了一点不着调的属,因此恰逢此时,因缘际会之下,祝玉妍抛开了一切,心机算计、虚伪的面具、鬼蜮谋、血海深仇,不经意的表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某美漫的医生》是网友或李行空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