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589章 凯冯伏法·鸦眼殒命

    “铁种,最卑鄙无耻的人种,毫无忠诚,累累反叛,你的灵魂将会被陌客带进地狱。”有子民大声诅咒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的神是淹神,你们的陌客,只会把你们带进地狱。而我,则会进入淹神的流水宫,享受美人鱼的服侍。铁种无畏,我攸伦也从无畏惧。你们,都将被龙焰烧死!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这里可没有你的淹神。”一名主教冷冷说道,“这里只有七神。鸦眼攸伦,你死后,淹神无法拯救你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仰淹神,你懂什么?七神和你们,都是邪恶的!”攸伦嘿嘿笑,仿佛在嘲笑一帮傻子。

    铁种在除铁群岛以外的君临子民的心中,是最下jiàn)无耻的民族,人们对铁种都充满了敌意和反感。对铁种有好感的子民可以说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杀人劫财是铁种们的荣耀,他们称为付铁钱,却是其他子民深恶痛绝的最卑劣的罪恶。

    鸦眼攸伦的嚣张无畏激怒了围观的子民、贵族、修士。在场的将士们也无不愤懑。

    “铁王座上,将只有一个女王:龙之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,你们都要被巨龙的火焰烧成灰烬,七神也救不了你们。”鸦眼攸伦宣告似的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鸦眼说的铁王座只会有一个女王就是龙之母的话令凯冯生气而反感。

    他和鸦眼攸伦联手,本是要鸦眼攸伦效忠铁王座,效忠托曼一世!

    凯冯和泰温一样,铁王座属于兰尼斯特。这也是他并没有利用梅葛楼进行最后抵抗的原因。梅葛楼里有国王托曼一世,魔山能打破红堡,自然也能打破梅葛楼,地面的进攻防守容易,但是地下的秘道进攻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乱军中,如果托曼国王被杀死,谁也说不清楚是谁下的手。最后背锅的,一定是凯冯本人。

    凯冯不确定魔山的底线,魔山发起狂来,连先王劳勃的面子都不给,凯冯怕万一魔山发,顺手把托曼给杀了。魔山手下的将军百夫长们,野蛮人居多,这些人无法无天,根本对铁王座上的国王并无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不管是明月山脉的山地部落还是蟹爪半岛的野蛮人,他们从来没有被王权归化过。数千年来,蟹爪半岛的人唯一一次被王权征服,发生在巨龙家族的上,其后劳勃怀柔,他们也只是表面上宣称臣服,事实上保持着绝对的独立和自主并与外面的世界隔绝。

    而明月山脉的原住民,从先民时代开始,就不曾臣服王权。谷地的艾林家族,也从未征服过他们。这些人对铁王座和国王从未放在眼里过。

    魔山其他军团的人,也多以死囚、流氓头子、土匪头目为主,这些人大多无法无天,对于王法,从来都是蔑视。

    如果凯冯以梅葛楼军事要塞和魔山做最后一战,魔山一旦从地面和地下打破梅葛楼,谁也不知道魔山会不会起而大开杀戒。乱军中,托曼被流矢死的话,凯冯要负完全责任。

    凯冯没有做最后的负隅顽抗,而是选择了自己独自逃走。托曼拜拉席恩,有兰尼斯特的血脉,他要保护托曼。

    君临城破,红堡城破,其实根本的大势已去。倚仗梅葛楼的军事要塞,不过是能稍微拖延一下时间罢了,魔山打破梅葛楼已经是注定了无法更改。

    凯冯慢慢看向魔山:“魔山,杀了鸦眼攸伦,你不需要他的供词,是我想借助鸦眼攸伦的力量来铲除你。兰尼斯特,有债必偿。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大人因你而死,我活着一天,必然要杀死你。这是家仇,不是国恨。”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勾结鸦眼?”魔山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如此问,其实是为了令围观的全城子民、将士和信徒们都听明白,这次的战争,错在凯冯,不是魔山嗜杀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,我为了铲除你,联盟了鸦眼攸伦。但我的目的,不是为了进攻西境,而是为了进攻你和你的克里冈军。”

    魔山反手握住肩膀上的巨大剑柄,眼睛看向梅斯公爵。

    梅斯说道:“凯冯大人,你承认了勾结反王鸦眼攸伦意图杀死七务大臣格雷果克里冈,我敬佩你直面罪行的坦dàng)和勇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梅斯大人,我犯的不是叛国罪,我只是要除掉魔山,不是为了叛国。”

    “勾结宣称独立的反王鸦眼攸伦谋杀害国王的军务大臣,即是叛国。”总主教缓缓说道,“凯冯大人自己承认了罪行,那么,我谨以七神之名,证明此次审判的公正和合法,国王陛下,此公案简单清楚,凯冯大人主动伏法,并无屈打成招,他的叛国罪名,成立。”

    贝勒圣堂总主教是监督审判公正和合法的人!总主教在国家中的地位举足轻重,七国信仰七神,从贵族到子民,很多国家大事,都要总主教的参与和定论。

    凯冯脸色顿时苍白!

    鸦眼攸伦哈哈大笑:“你们都是蠢货,你们都要死。七神的陌客无法带走我的灵魂,我信仰的是伟大的淹神。淹神万岁!”

    呛!

    魔山寒冰剑出鞘,寒光一闪,鸦眼攸伦的人头飞起,鲜血喷出,洒了凯冯一一脸。

    鸦眼攸伦的笑声还没有消散,他的人头已经落地!

    最快的速度,最锋利的剑。

    广场上,响起了轰然的叫好声。

    七国子民,深受铁群岛铁种们的扰、劫掠、巧取豪夺的痛苦,尤其是沿海一代的人,不管是普通子民还是贵族,都深受其害,不胜其扰。

    实力强大如提利尔家族,同样被铁舰队出入曼德河洗劫,如入无人之境。至于其他的一些小贵族,海上贸易的富商和船长们,都或多或少,受过铁种们的‘照顾’。

    魔山一剑下去,鸦眼攸伦人头飞起,子民欢呼,将士们动容,富商们就好像自己大仇得报,无不心中舒服畅快。

    梅斯大人还没有宣布恭请军务大臣魔山动手斩首有罪之人,魔山就先动手了。

    这令一个人十分不满,就是御前执法官伊林派恩,他是国王的刽子手,专门负责斩首犯法的大贵族的人头。

    梅斯大人在子民们的轰然叫好声中,高声宣布凯冯的死刑,伊林派恩大踏步上前,反手握住了巨剑剑柄他是王室唯一合法的行刑贵族的执法者。

    然而,梅斯大人在宣布了凯冯的罪状后,紧接着高声宣布:恭请军务大臣魔山亲自斩首凯冯。

    凯冯露出了一个令人动容的悲伤眼神,他抬头看着天空的某处,仿佛那里泰温在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魔山在一开始表现出不一样的智慧和能力的时候,凯冯就建议泰温杀了魔山,但泰温认为恶狗只要听话,就不会杀狗。因为外面还有太多的敌人需要这头恶狗去咬人。

    但是最后,恶狗越长越大,越来越恶,终于连主人都感觉到了威胁,当主人决定斩狗的时候,恶狗反过来咬死了主人。

    伊林派恩站住,郁的眼神如刀一样的盯着梅斯大人。梅斯无动于衷,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伊林派恩重重的哼了一声,只得转回去。

    魔山伸手就把凯冯提了起来,令他双脚立地,就好像提着一个孩子的布偶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看了凯冯好一会,就好像在验明是不是凯冯的本一样。随后,他把凯冯抛到了行刑石前:“跪下,把头放上行刑石,你就会感觉不到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把头放上行刑石,我也不会惧怕你的折磨。”凯冯冷冷说道,“魔山,我要看着你的眼睛,看着你挥剑砍下我的头,你这个弑……”

    寒光一闪,魔山的寒冰剑挥出,他没有给凯冯最后说完话的时间,利剑横挥,站立当地的凯冯的人头突然就飞上了半空,无头尸体站立不倒,随后脖颈喷出了一蓬灿烂的血雨,就好像盛开的一大朵玫瑰。

    血洒了魔山一,板甲上的红点如雨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凯冯的人头摔落地面,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弹跳着,圆瞪双目,满脸的血污。看他的眼神,对自己的死并不甘心!

    不管凯冯甘心还是不甘心,他的人头已经离开了他的体,过去一生的功过,将留给宫廷学士们来写进史册并评价。

    詹姆兰尼斯特在距离广场的半条街上,听到了魔山杀死鸦眼攸伦后的欢呼声,他急速赶过来,分开人群的时候,他看见了魔山的寒冰巨剑砍飞了凯冯的人头……

    魔山从抓到凯冯到杀了凯冯,实在是太快了!令詹姆无法相信,短短时间里,国王、总主教、法务大臣就审判完了凯冯并下令斩首……

    紧赶慢赶,詹姆兰尼斯特终究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人群动,波隆和波德瑞克也出现了,他们的随行士兵也纷纷出现,人人都有风尘之色。

    和鸦眼攸伦被斩首的欢呼声不同,凯冯被斩首,大声叫好的,主要以流浪汉和难民们为主。贵族、富商、王领地廷臣们都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凯冯勾结铁群岛反王是真,但他是否罪当斩首?人们痛恨鸦眼,但贵族廷臣们并不痛恨凯冯。

    詹姆的脸色苍白,他的到来引起了一阵动,现场一度出现了小小的混乱。

    詹姆和魔山彼此对视,詹姆走到魔山面前:“你不该杀了他!”

    詹姆扫视总主教,国王和梅斯大人。总主教是以前的战士主教,和魔山一起在君临开了银行,两人关系自然非常亲近;国王托曼年仅九岁,很容易被人左右;梅斯大人是一个容易改变主意的充气鱼,野心不小,贪婪成,但胆量懦弱,才华不足。

    “詹姆,凯冯勾结铁群岛反王,这是叛国罪。”魔山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很多事,很多人都想杀你,凯冯大人也一样,这无关叛国。”詹姆同样冷冷说道,”凯冯要叛国,就会用国王来要挟你,但他没有。“

    詹姆来到行刑石前,单膝下跪,回头:“国王陛下,我请求能把凯冯大人的尸体收殓了?”

    托曼看一眼玛格丽:”准!“孩子国王声音清脆,带着浓浓的稚音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魔山的石屋,詹姆来到,两个人进入石屋里面单独呆了好久,直到天快亮了,詹姆才走出石屋,魔山也缓缓走出来,来到了公开会客的大会客厅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达成了交易,魔山做出了让步。詹姆对魔山说了两件事,他掌握的东西,令魔山不得不做出让步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王座大厅,御前重臣会议。

    国王托曼、王后玛格丽、法务大臣梅斯、守备队总司令本隆特布隆、军务大臣魔山、报大臣伯尼克里冈、海务大臣瓦格纳加尔、大国师科本、御林铁卫詹姆兰尼斯特一共九人参加了会议。

    会议由梅斯大人主持。

    梅斯大人说道:“国王陛下,王国目前急需一个首相大人,好帮助国王处理国家大事。“

    “最近王国有什么紧急的打湿需要处理?”詹姆脸色冷峻。

    “最近的王国大事一,北境已经派兵南下,并渡鸦传信君临,要和我们争夺铁王座;

    “王国大事二:绝境长城的琼恩雪诺总司令来函,要我们派兵派粮,去北境支援守夜人,抗击异鬼入侵。否则一旦绝境长城失守,北境被灭,异鬼南下,将会把整个七国变成活死人的王国。

    “王国大事三:多恩的马泰尔亲王来信,要我们王室履行诺言,放回在君临的三百余多恩人。如果王室违背了诺言,多恩将宣布独立建国,并与铁王座开战。

    “王国大事四:谷地的小指头遭受到了谷地八大贵族的反对,他需要我们去支援,好帮助他拿下谷地大权,说服莱莎徒利夫人让劳勃艾林公爵大人臣服于托曼国王。

    “王国大事五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国大事六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梅斯大人一连说了十几个要立即着手解决的大议案,听得大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想不到,王国大事,已经堆积。每一件事,都需要处理。但是,国王还小,无法做出这些国家大事的决断,国王需要一位国王之手来帮助他治国……

    “首相空缺,各位大人有什么想法?国不可一无君,我们需要推举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人来做首相。”梅斯一脸的诚恳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们需要再等几天,等瑟曦太后回来后再推举首相。”詹姆说道。

    “国事不能拖!”魔山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选出一个代理首相吧!”大国师科本提议。

    “同意!”本隆特布隆表态。

    北境军已经挥师南下,铁王座必须做出应对,王国不可无首相。

    权力的游戏,再次开始!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冰与火之魔山》是网友或格雷果·魔山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