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67章
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搜书网”查找最新章节!

    众人的神色,疑惑不解之余,才是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可是,仍旧不敢去相信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他们心中所想,那么之前薄家的老爷子那又是开记者会澄清关系的,又是将人赶出薄氏的,就连刚刚在外面,他也一直当着他们的面各种抓住机会讽刺薄景川。

    什么当了小白脸,什么戴了绿帽子,什么不如人,甚至又搬出薄家当幌子,让他跟那位温先生道歉……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举动……

    谁能会把那个可能性安放到这个在一事无成,跟着女人吃软饭的男人身上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

    这薄老爷子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孙子还有其他的身份?

    众人朝着左边第二席位的位置看去,果然看到老爷子的脸在隐隐抽搐着,盯着站在主位上的薄景川,神色快速变化着,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他盯了薄景川半晌,才缓缓将视线放到了对面的温煦琛身上。

    “温先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是不是也坐错位置了?”

    温煦飞淡淡勾唇,给了老爷子一个温淡客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薄董说笑了,我既然能够参加这次的国际峰会,就应该不会蠢到连自己的位置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脸色猛然一变,握着拐杖的手紧的颤抖。

    他再次眉眼沉沉地开口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温煦琛笑着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老爷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了结果,只是不愿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没有必要配合他这多此一举的问题。

    薄老爷子和温煦琛这一番对话,让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一片死寂中。

    这么说……

    众人再次将视线放到主位上,心态几番转换,再看向薄景川。

    一身名贵西装,熨烫的一丝不苟,他的双手手指自然地抵在会议桌上的边缘,腕处的钻石袖扣熠熠闪光,满身的尊贵优雅,浑身强势逼人的气场满溢。

    一双漆黑冷厉的眸子缓缓再众人脸上扫过,众人立即觉得身体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,宛若从剑戟刀枪中淌过一般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当初把他看成小白脸时候的心态?

    明明是同一个人,但是心中的成见一旦解除,知道事情的真相,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众人此刻仍旧是一脸的惊疑,只因这件事情的真相带给他们的冲击力太大,一时间都还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今晚备受讽刺,他们完全不看在眼里的男人,居然……

    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薄景川在主位上微微弯身,缓缓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脸色再是齐齐一变。

    几秒钟之后,便听到男人低沉却冰冷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,透过面前的隐形话筒,传遍整个偌大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我是薄景川,‘冥’集团的创始人。”

    “!!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尽管早就有猜测,在听到他亲口承认时,众人还是震惊地瞠大了眸子。

    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不仅仅是最高负责人,还是创始人。

    名列国际第一的企业主宰,居然这么年轻……

    薄老爷子也无法控制地睁大了眼睛,死死盯着薄景川,嘴唇止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薄景川冷冷看了他一眼,“很抱歉,让你失望了,我这个没有薄家什么都不是的人,的确是有能力养活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养活自己?

    老爷子脸色震惊中带着几分苍白,“你是冥集团的创始人?”

    他摇头,“怎么可能?你拿什么创立这么大一个集团?而且短短几年便一跃成为国际第一的位置!你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也该注意一点事情的真实逻辑性……跟温先生演这场戏,事情暴露,不觉得更丢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温煦琛闻言,靠坐在椅子上,姿态闲适,看着老爷子笑道:

    “承蒙薄董如此看重,不过,我跟我们薄董事长年纪差不了多少,您宁愿相信我是冥集团的创始人都不愿相信自己的孙子是,这是什么心态?我想我们薄董事长的能力,您应该最熟悉不过吧?”

    薄老爷子手中的拐杖磕碰在会议桌上,发出“咚咚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他垂着眸子,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良久,他突然冷笑一声,讽刺道:

    “怪不得,怪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笑话,简直是笑话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原来最可笑的那个人,是他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当初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偌大的薄氏财团,原来是因为他手中有更大的筹码。

    他一辈子以薄氏引以为傲,认为放弃它的薄景川简直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他处处用薄氏打压他,诱惑他,却不想,他最在乎的东西,却在这个孙子的眼里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甚至,连一个女人都比不上……

    他此刻的思绪万千,过往的事情一点点在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当初他觉得他这个孙子有多愚蠢多可笑,那么现在的他就有多愚蠢可笑。

    没有最尴尬,只有更尴尬、

    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态。

    这薄老爷子最近的操作是一波接一波,他们就算不想关注,也都知道个大概。

    向来把薄氏看的高高在上,几次三番在公众仗着薄氏的财权讽刺逼迫薄景川和沈繁星,这早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在峰会开始之前刚刚召开记者会撇清跟薄景川的欢喜,甚至在刚刚,都在拿薄氏老董事长的位置以及长辈的身份对薄景川极尽讽刺羞辱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真是可笑又尴尬。

    薄岳林此刻的脸色也格外难看。

    也是现在,他才终于清楚,为什么最近的薄氏,一直都在被“冥”集团处处针对,大事小事接连不断,一点点的消耗着薄氏。

    比起一刀人头落地,凌迟才是最可怕的酷刑。

    全力围剿薄氏这句话,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太轻敌了。

    可是,谁能想到,薄氏数来数去就这么一个强有力的“对手”,然而在全世界这么多人中,又偏偏是景川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……

    一开始他不甘心偌大的薄氏交给大哥,之后又交给景川,花了心思费了精力,穷极一生才刚刚将薄氏拿到手里,却不想,景川却早已经对薄氏不屑一顾了。

    真是太可笑……

    一旁的莫里先生见现场气氛不太对,上前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薄先生,不如您先讲一讲‘冥’集团的发展史吧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回神,将视线放到了薄景川的身上。

    薄景川淡淡道:“没有什么特别的,大学时期的产物,当初只是玩玩儿,没想过它会有今天的规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让所有人心里气的几乎要集体吐血。

    如今在这么多国际企业精英当中稳坐首位,力压他们一头,世界第一的位置,本以为会有多呕心沥血的经历和壮观的场面,结果只是……大学时期的产物?

    他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大学生找工作都难,更别说创业了。

    而他这口气,大学时期创业明显就是玩玩的心态,结果人家玩玩,就一不小心玩儿出个世界第一来。

    这他妈让他们在座这些奋斗了几十年,甚至继承了祖祖辈辈打下来的基业的人到底情何以堪?!

    沈繁星闻言也是诧异地挑眉。

    居然是这样吗?

    她还以为,他是为了给自己的jun火事业找一个很好的代替平台呢!

    结果“冥”集团却是他上大学的时候创立的?

    这么说,“冥”集团也有些年龄了。

    众人磨牙霍霍,一旁的莫里先生也是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您能不能透露一下贵集团能够成功走到现在,主要取胜在哪些方面?比如经营范围和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薄景川淡淡道:“大海捞针,所有行业都揽到一起,哪一年碰到哪行行情好了,便大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众人咬牙切齿,这哪儿来的妖怪,赶紧把他收走吧!

    太尼玛气人了!

    他这意思是今年黄金涨价,他做黄金买卖!

    明年钻石涨价,他做钻石买卖!

    后年房地产生意好做,他便做房产买卖吗?!

    这典型墙头草,风往哪儿吹他往哪儿飘!

    有什么可值得采纳学习的?!

    殷睿爵和薄景行快要被薄景川的回答笑死了。

    这仇恨拉的足以让全世界的人都得恨上他。

    沈繁星自然也对薄景川的回答有些无奈,看着他的目光带着质疑。

    薄景川恰好看过来,见她的样子,微微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“你在质疑我?”

    沈繁星挑眉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薄景川长眉有些下沉,薄唇紧抿,“不准质疑。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沈繁星虽然惊讶,但还是极给面子的乖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参加的到底是不是全球瞩目的国际峰会?

    怎么今年完全变味了。

    莫里先生也有些心力交瘁,“薄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薄景川眸子中划过不耐,将视线从沈繁星的身上收回,冷冷扫了一眼偌大的会议室,又淡淡开腔。

    “完善的运营规划,与时代递进的观念,先于时代的创新,广纳贤士,认清自己的立场,多学学金融管理方面的知识,公司能走到哪一步,取决于你对金融管理这方面的知识渗透了多少。就这些,往日里那些成功的经济学家都说烂了的东西,都值得深究。左右不过那几句,我相信在场都是成功者,对我说的这些应该都有共鸣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总结的简直又大众又笼统。

    许是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点太不给面子,薄景川难得又主动开口多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要去做适应这个当下时代的人,也不要去做推动时代前进的人,而是走在时代的前面,拉着它走,这样你往东,它自然……不敢往西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醒悟,但是同时也很容易明白,这分明就是要让他们走风险啊。

    虽说都是世界杰出的企业家,但是做出一些超乎时代的事情,无非就是要砸大价钱,冒最大的风险……

    然而薄景川显然言尽于此,看众人纠结的眼神,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温煦琛。

    “你是公司的执行总裁,具体你来替我讲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会议室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众人都迫切地欢迎薄景川赶紧让位。

    温煦琛伸手点了点眉心,最后在薄景川强烈的视线中无奈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家董事长的特权,只要他不想,他就得无条件的补上。

    刚刚打算离开坐在,就见薄景川连身子的没起,直接坐着滑轮椅子,滑到了沈繁星旁边。

    温煦琛身子一顿,神情难得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莫里瞥了一眼身旁的司仪,司仪连忙搬来一张椅子放到了主位。

    温煦琛这才冷着脸走过去。

    薄景川视若无睹,沈繁星却有些尴尬地对他笑了笑,才对身旁的男人说道:

    “你闹什么,这么严肃的场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闹什么了?不是好好的进行着吗?”

    他要真闹,这国际峰会能开的下去吗?

    沈繁星对他实在有些无奈,“这次峰会之后,一定有会有人对你极度不满,各种……”

    薄景川勾了勾唇,“如果他们不怕有嘴没饭吃的话,大可以对我极度不满。”

    沈繁星顿了顿,“……您本事真大。”

    薄景川挑眉,“不大怎么配做你老公?”

    温煦琛额头上隐隐有青筋冒出来,重重咳了一声,扬声道:“大家好,我是冥集团的执行总裁温煦琛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瞬间将他们的注意力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沈繁星一张脸红透,抬头看向温煦琛,再也不给薄景川一个眼神了。

    温煦琛毕竟身负薄景川踢给他的重任,坐在主位上慷慨讲解十几分钟,终于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之后就是自由提问时间,薄景川全程充当事外人,完全不给其他人向他讨教的机会,全程注意力都在身旁的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而沈繁星却觉得,自己另一侧的气氛才是诡异的厉害。

    薄岳林和薄老爷子都坐在原地,从头到尾没有再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周围人也识趣不去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见老爷子突然撑着拐杖起身,紧抿着唇,抬眼望向薄景川。

    “你是早就料到会有今天才瞒着我冥集团事情的是吗?”

    薄景川脸上的神情渐渐冷了下来,“您指的今天,是这次的国际峰会,还是你迟早都会把我赶出薄家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老爷子气的胡子直颤,“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真的把你赶出薄家!”

    吼完,他深吸一口气,又道:“不管指的是什么,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。”

    薄景川神色冷漠,声音更是没有任何波澜:“你想多了。我也从来没有想过,有朝一日你真的会把我赶出薄家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渐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沈繁星的神色也渐渐变得冷漠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神情微微僵了僵,之后又道:“那你又为什么创立冥集团?又为什么瞒着我?难道不是为了有朝一日有足够的资本与薄氏对抗?你到底想的有多长远,在我的身边蛰伏这么多年?!”

    沈繁星脸色已经太过于暗沉,薄景川却暗暗抓这着她的手,拇指安抚地摩挲着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没想过要跟薄氏对抗,之所以放任他成长,也只是听了您的教诲罢了。”

    薄老爷子一愣,“什么?”

    薄景川勾唇,抬手轻轻搭在沈繁星的肩膀上,然后缓缓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挺拔的身姿瞬间拔高,敛眸看向老爷子,清冷的声音缓缓道:

    “您说酒不能碰,女人更危险,女人是软肋,是累赘,不能迷恋,不能上瘾,不能深陷,一切可以让人上瘾的东西,都是禁忌,不要让任何因素左右我的思想,影响我的判断。可我又凭什么要让这些东西束缚我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给的,可以肆无忌惮的给。我想要要的,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拥有。软肋也好,累赘也罢,既然我敢要,就必然敢许她一世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其实是对的,我也很认可并且一直在施行。我的确不会允许这世上任何东西轻易左右我的思想,就比如你拿着薄氏威胁我做出任何我不想要做的事情时,冥集团的存在足以让我毫无顾忌地拒绝。”

    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最新章节地址: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全文阅读地址: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txt下载地址: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手机阅读: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喜欢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    手机站: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别闹,薄先生!》是网友或楠楠李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