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二百一十四章 不接受威胁

    同样的话,齐平川说出来,完全么有商有苏的霸气。

    实力撑不起气质。

    商有苏一剑伤了獠和唐铁霜,而齐平川却被傻子一锤子拍在了地上,这巨大差距,让齐平川那句话很没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然而傻子跑了。

    湖畔,柳京控制着那个女伎,看着傻子如狂风一般冲来,心头略慌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遇见打不赢的人。

    被长槊抵住咽喉的女子冷静无比,挥了挥了手,傻子就停了下来,她微微一笑,示意丈夫不用担心,侧首看向柳京,“杀了奴家,奴家夫君一旦发狂,这天下除了百里青山能挡住他,没人可以,你们所有人都要死,不妨各退一步,你放了奴家,奴家带着夫君离开便是,不杀幼帝和张羞。”

    柳京沉默半晌,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女伎呵呵俏笑,“信也得信,不信也得信,你没得选择。”

    柳京看向唐铁霜。

    唐铁霜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那个女伎说的没错,一旦傻子发狂,这个天下能拦住他的人只有百里青山,是拦,不是胜。

    发狂的傻子,百里青山也胜不了。

    这是有前例的。

    当年傻子为了那位女伎,一怒发狂,在明王的大军里杀了个对穿,最后明王被逼无奈,不得不和女伎交易。

    丢了面子,得到了傻子这位高手。

    柳京收了长槊。

    女伎好整以暇的整理了长裙,挥着画扇,对傻子俏声道:“夫君,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傻子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跟在女伎身后,一高一矮远去。

    真走了?

    柳京有些意外,没想到一个红尘之中女伎出身的女子,竟如此守信。

    傻子一走,剑疯子和獠也走。

    他知道,凭他一个人,别说杀幼帝,连那个手拿长剑的小姑娘都打不赢这一点他备受打击,始终不明白,在这个层次的实力上,商有苏的武道为何还能精进。

    太妖孽了。

    傻子、剑疯子和獠退去后,远处的一座丛林里,一位中年男人无奈叹气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龙骧虎步!

    仅是这姿态,便流溢着一股沙场武将的霸气感。

    这位出身沙场的武道高手颇有些无奈,放弃了拂雪、饮马、铁蹄三关的战事来到大境内,不曾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走出树林,愣住。

    剑疯子和獠并肩而立,不远处还有那个女伎和傻子,四个人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毫不掩饰杀意。

    这位破阵台太保苦笑,难怪出发之前,百里青山交代自己,务必要提防信王和梁晋的人,他们会抓住一切机会削弱魏王的实力。

    杀破阵台第一太保,当然也算。

    于是再起大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平川感受到远处丛林后传来的金属交击声,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走到商有苏旁边,压低声音,“救不救?”

    她和百里青山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,那位此刻被围攻的破阵台太保是魏王的人,也是百里青山的人。

    商有苏如果说救,齐平川绝不犹豫。

    她默默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魏王麾下破阵台第一太保,虽然不如傻子,但绝对不会输给獠和剑疯子,面对围攻,赢是不可能的,逃走的希望却不算低。

    自己当初不也从獠和荒人高手的联手下全身而退了么。

    张羞拉着幼帝。

    唐铁霜按着短刀方寸,和西溪柳京并肩而立,望着齐平川,“已将离开大陆炳的疆域,我等就此别过罢。”

    齐平川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不说话,只是默默的看着张羞,你敢走?

    张羞似乎在思忖什么,被齐平川这么一看,无奈的对唐铁霜道:“唐将军,我和陛下都中了齐平川的毒药,没办法走的。”

    唐铁霜和柳京两人愣住,异口同声:“毒药?”

    张羞颔首。

    齐平川在一旁哈哈乐着补充道:“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日丧命散和含笑半步癫……没听说过?那好,我就好为人师,给你们科普科普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一日丧命散,是用毒蝎子、毒蛇、毒蜘蛛等各种毒物配置而成,中了此毒,一日之内会武功全失,筋脉逆流,胡思乱想,而致走火入魔,最后会血管爆裂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而含笑半步癫就要文雅一些,虽然也有毒物,不过加了天山雪莲、川贝、蜂蜜等补品,不需冷藏,也没有防腐剂,味道还很不错……呃,对了,张羞,你吃的时候味道是不是甜甜的?”

    张羞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齐平川哈哈一乐,继续道:“顾名思义,中了含笑半步癫,若是没有解药,绝不能走半步路,或者面露笑容,否则也会全身爆炸而死,这两味毒药,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良药!”

    唐铁霜和柳京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什么乱七八糟!

    但是两人看张羞惨白的脸色,知道齐平川没有骗他们。

    怒不可遏!

    短刀方寸发出蝉鸣声,柳京手中的长槊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唰的一下。

    齐平川身前,商有苏按剑,裴昱按刀。

    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齐平川却笑眯眯的从两女当中上前两步,毫无畏惧,“杀我?没关系的,会有一位太子和一位太后给我陪葬,也算死的伟大,另外友情提醒一下,整个观井天下,只有我齐平川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唐铁霜嘴角抽搐,按刀的手青筋暴突。

    柳京一脸鄙视。

    齐平川笑吟吟的道:“已将离开大陆炳的辖境,我等就此别过罢。”挥挥手,对张羞喊道:“太后娘娘,带着陛下,请吧。”

    唐铁霜喟叹一声,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死局。

    千算万算,没算到齐平川如此无耻,竟然用毒控制了太后和陛下。

    还能这么办?

    只能权宜,让太后和陛下先去双阳城,他再想办法解决中毒这个事情,一旦解决了中毒的事情,再从双阳城救走太后和陛下,就不算……太难。

    难是难。

    齐平川和商有苏、裴昱不可怕,关宁府如今驻扎的兵力也不可怕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,双阳有一个算无遗策的陈弼。

    柳京沉默半晌,忽然说道:“唐兄你继续去淮南,我带着剩余的一百余骁骑营士卒,一起去双阳,也能保护、照顾太后和陛下。”

    唐铁霜点头,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望着齐平川,森然冷声道:“齐平川,如果你敢伤害太后和陛下的一根汗毛,我唐铁霜这一辈子,哪怕用尽余生,也必杀你!”

    齐平川哈哈一笑,“再见了你嘞。”

    威胁我?

    不好意思,不接受威胁!

    手机站: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原来我在小说里》是网友或何时秋风悲画扇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