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章 这是要从李叶面前虎口夺食啊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看着姜子豪提着云中客的人头离开,李叶摸着下巴啧啧有声。

    “这算是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对,就是威胁!他很清楚!

    姜子豪这个人,很骄傲!更自负!

    身为姜家商会唯一的继承人,吴州府境内诸多豪门贵公子中,他认第二,无人敢认第一!

    不管是家世,相貌和武学天赋,都是人中之龙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最经不住威胁,如果有人要威胁我,为了安全考虑,那只剩下一个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办法?

    李叶摸着下巴开始思考起来,云中客现在是死了,算是让他身边潜在的威胁少了一个,但与此同时好像他又要惹上了不得的敌人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弄死他,姜家商会可是土财主,这姜子豪脑子还有点蠢,就这么死了怪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李叶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代江洋大盗,如今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脑子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姜家商会,后院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落地无声,手中提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,差一点没让几个护院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等他们看清楚来人是谁后,立刻将刀子插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!”

    “去,将人头装好!”

    姜子豪并未立刻将云中客的人头送到唐氏一族手中,不是他不愿意取悦唐氏一族,而是如今送上人头虽然会得到唐氏一族的感谢,却绝对不能将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护院连忙将人头接过,随后看了一眼当场差一点没惊呼出声,看了一眼自家大少爷后,连忙下去处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姜子豪的心腹,自然明白自家少主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人敢打扰姜子豪,就算如今吴州府境内无数人都为了唐氏一族张贴的告示而惊颤,大大小小各路世家豪族的继承人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唯独姜子豪却冷静的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是高居潜龙榜的天才,自然不需要和一般人那样争的头破血流,他早就已经打探到了消息,唐氏一族内部有不少人,都倾向于他们姜家商会。

    尤其是如今唐王府上那一位,可是对他赞赏有加。

    “唐孖雪!你将会是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姜子豪眼底里划过一丝疯狂和贪婪,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!终于要被他等到了。

    比武招亲?

    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为了撑托他而特意精心布置的一场戏,这吴州府境内有什么人能够威胁到他?

    一个人影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,接着姜子豪发出了讥讽般的笑容,“跳梁小丑,希望你不会为了自己的痴心妄想,丢掉性命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数丈外,一座假山瞬间被劈开,断面光滑如镜,可见这一剑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久后,他就从姜家商会的下人那边听到消息,有人打着他姜子豪的名头,前来索取一万金币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不敢轻易做决定,只能前来请示。

    “给他!”

    姜子豪脸上的讥讽更浓了几分,甚至暗暗觉得自己之前心中那种一闪而过的危机感,是如此的可笑。

    就这种贪财怕死的无耻小人,怎么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威胁到他?

    姜家商会的人虽然不知道自家少主如此爽快答应的原因,但他们不敢多问,很快就将一万金币交到了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姜兄果然信守承诺,请转告他,很快我就会给他送上一份大礼!希望他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姜家商会内,李叶笑眯眯的将一万金币的银票收好,果然金子暖人心,金子越多这身体就越觉得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言重了,我家少主平日里最好结交江湖各路英雄豪杰,这点心意也是我家少主亲自吩咐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见惯了各种为了巴结姜家,乱攀关系的人,姜家商会的掌柜皮笑肉不笑的摆出一副送客的态度。

    明眼人一看,就会找个借口告辞离去,但唯独李叶仿佛压根就没一点眼力,东拉西扯了半天就是不走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家少主一直喜欢唐氏一族的公主,这一次唐家摆下擂台比武招亲,姜兄应该是势在必得把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少主的心事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可不好去询问,如果没其他事情,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是暗示,那么现在就差明着让人把李叶赶出门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除非是傻子,不然哪怕脸皮再厚,这个时候都没脸继续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“王掌柜,姜兄现在是不是在练剑?”

    “少主的事情我们做下人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能不能替我转告姜兄一句话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只是当下人的,平日里根本难得见到少主一面,阁下若是想要有什么话转告,还是亲自见到我家少主后,再提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件事情其实挺着急的,如果姜兄还并未知道的话,或许对他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李叶无奈的摇了摇头,颇有一些自己好心上门提醒,却被人当成驴肝肺的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只可惜姜家商会的人压根就不会相信,冷冷的就连一句话都不愿意浪费口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在下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走好,不送!”

    目送李叶离开,刚刚还一脸爱答不理的王掌柜立刻就起身,恭恭敬敬的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在隔间出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贪得无厌的小人,没想到江城李家居然会有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此人已经被江城李家逐出家族,看来也是李家不想有这么一个无耻小人当将来的族长。”

    王掌柜陪着笑脸在一旁说道,在提及江城李家的时候,颇有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毕竟和姜家比起来,李家的确只是一个小家族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觉得此人刚才说的那番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姜子豪静静的思考着什么,倒是王掌柜想了想,接着笑道,“少主或许是多虑了,这种人大概是想要巴结少主,以此来东山再起,毕竟现在他已经被家族驱逐失去了一切,想要在吴州府立足,需要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姜子豪仔细一想也是哑然失笑,他在担心什么?

    不过就是一个自作聪明的无耻小人,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。

    “去,准备一下!这一次唐氏一族公主的生辰,我姜家的贺礼必须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“是!少主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唐王府。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叶林慢慢翻阅着手中的一册经典好书,一边翻阅还一边不时的点头,看的是那一个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间门外传来了唐王府管家急切的声音,差一点没让他手没抓稳,将手中的经典好书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好在执掌唐王府三十年,叶林算得上是荣辱不惊,泰山崩于前也能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老爷,府中探子有重要消息传回!”

    随手轻轻一挥,就看到书房大门无风自起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这是密探送回的密信!”

    管家恭恭敬敬将密信送到了叶林的手中,低着头站在一旁,但明显看得出来他此刻的心情异常的焦急。

    唐王府如今的主人,曾经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白衣神剑,如今唐氏一族的族长,却看着手中的密信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波澜不惊,刀削般俊朗的面容上,却流露出一丝愤怒和震惊。

    “唐钟,消息确切吗?”

    唐钟,也就是如今唐王府的管家,已经服侍了唐氏一族前后两代人,在如今夫人还是当初唐王府大小姐的时候,就是管家,如今也已经有数十个年头。

    可以说虽然不是唐氏一族的人,但唐王府上上下下,没人将他当成外人,如今更是叶林和唐沐沐夫妇的心腹,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将密信扔给唐钟,数十年不曾动容的白衣神剑,如今也仿佛感觉有些力不从心,起身走到窗户旁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,脸上划过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“消息是密探用我们唐王府独门手法传回,应该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唐钟将密信快速的看了一遍,虽然来之前他就预料到会有事情发生,可没想到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明白为何老爷会这般反应,因为如果密信上说的是真的,那对于唐氏一族来说的确已经到了决定生死存亡的关口。

    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,镇守吴州府几百年,从未没落的唐氏一族,竟然也会走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去,将夫人请来。”

    叶林略显一丝岁月的面庞上,闪过一丝坚决,然后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唐钟点了点头,他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老爷一个人显然拿捏不定主意,必须要和夫人商量一番。

    而且老爷终究只是唐氏一族的女婿,哪怕如今身为唐氏一族族长,但这等大事自然还需要夫人来抉择。

    很快,唐沐沐就匆匆赶来,她与叶林成婚三十年,感情一向很好,也很少见到自己丈夫那般急切坐立不安的样子,刚进门就心中咯噔一下,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来的路上钟叔已经大致跟我说过了,月灵宗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唐沐沐可不是自己丈夫,在知道密探传回来的消息的第一时间,几乎气炸了肺!这要是换了三十年前,她非得拔剑穿戴铠甲用武力解决。

    “夫人,如今月灵宗的人已经在路上,如果密探上的消息属实,按照路程来看,最多不超过两天,就会达到吴州府城。”

    叶林是知道自己夫人的脾气,但这等大事也不能瞒着,此刻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脑袋中快速的考虑着各种解决的办法,但始终都不是最妥善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唉,没想到来的那么快,我们都有所防备,所以才为了小雪摆下擂台比武招亲,没想到月灵宗真的做到这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月灵宗乃是东亟洲五大上宗之一,如果真的是月灵宗的意思,我们唐王府唯有敞开大门相迎。”

    叶林从没想到过,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面临着这等境地。

    月灵宗对于他们来说,如同一个庞然大物,如果惹怒了对方后果绝对不是唐王府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晓是叶林当年也算是纵横江湖的一代大侠,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,但此刻竟然有些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“夫君,之前我们就预料到了这一步,所以才让小雪这丫头比武招亲。”

    “月灵宗应该得到了消息,所以才会提前过来,而且根本没有大张旗鼓,就是想要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!”

    夫妇两人都明白这个道理,对方的目的就是他们的女儿,唐孖雪!

    当然其背后的目的可不只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爹!娘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两夫妇熟悉无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雪,你怎么?”

    看到女儿突然出现,叶林和唐沐沐都是大吃一惊,同时看到了一旁满脸苦笑的管家唐钟,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夫人,这件事情毕竟和小姐有关。”

    整个唐王府,也就是唐钟敢说这番话,虽然他只是一个下人,但数十年在唐王府,也没人将他当做是外人。

    “也罢。”

    叶林叹了口气,有些事情终究是瞒不住,而且的确女儿也大了,无需瞒着她。

    “爹,这就是你们这么着急让女儿比武招婿的原因?”

    唐孖雪拿过那封密信,扫了一眼后并无叶林夫妇两人想象中的激动,甚至比他们都要冷静,冷静的让他们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“小雪,如今月灵宗的目的就是你,如果等他们到了吴州府,就再也没有转圜余地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叶林很清楚以如今唐王府的手腕,是扳不过月灵宗这样的大腿的,简直是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们就真的不能拒绝吗?”

    叶林看着自己的爱妻,然后苦涩的摇了摇头,“不能!月灵宗是五大上宗之一,就算今日来的只是月灵宗下面分宗的一位长老,如果我们一旦拒绝就意味着我们唐王府从此和月灵宗翻脸,而失去了月灵宗的庇护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几百年来世人都只知道唐氏一族经久不衰,始终镇守吴州府。可这背后就真的没有外力的相助?

    “就算这样!我们唐王府为他月灵宗也做了够多了!历代唐氏一族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进入月灵宗修行?如今他们居然想要窥视我们唐氏一族的家业!说什么也不能如他们的意!”

    唐沐沐年轻的时候可是暴脾气,就算是如今半老徐娘也不该当年泼辣的性格,要不是如此,当年她也不会被月灵宗逐出宗门。

    她也不会遇见年轻时候的叶林,最终一见倾心结为夫妇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我不想当主角有错吗》是网友或哦雷哇刚大木哒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