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章 无法离开,便占时留下

    苏墨牵着娇儿的手,就像这六年里时不时畅想中的一样,带着娇儿参观家里的风景。

    他在苏家生活了二十多年,对于苏家的每一个角落,都看了个遍,只是牵着娇儿的手在看,却觉得情绪有些不一样了,就像是这些角角落落的花花草草,都变得清新了几分。

    苏墨开始话,“时候,有一次我爬上了那棵枣树,想要摘些大枣,去喂荷塘里的鱼。”

    娇儿看起来漫不经心,但认真的听着苏墨的讲述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问荷塘在哪里?”苏墨不管娇儿到底想不想问,便继续讲了起来,“当时我是真摘了红枣,却在喂鱼的时候不心掉进了水里,鱼没喂成,到是寒症发作,大病了一场,所以现在苏家所有荷塘都填平了。”

    苏墨一直断断续续的讲,其实他这么多年的生活,实在是无趣,但苏墨讲的很认真,娇儿听得也很认真。

    这画面像是反过来了,六年前他们在一起游历,基上都是娇儿在不停的话,苏墨温柔的看着她,时不时的回答一句。

    此时换成了苏墨不停的话,娇儿却一句都不回答。

    苏墨也不在意,牵着娇儿的手,边走边。

    偌大的苏家当然不可能只有他们两个人,看到他们的人,都恭敬的对苏墨行礼,然后看向娇儿的目光有些惊有些楞,然后便是了然微怒。

    惊的楞的,都是因为娇儿这张脸,昨天不是只是一个颇为好看的姑娘吗?怎么会好看成这样?

    这样的一张脸,大概真的可以倾国倾城吧,也怪不得他们家主会被迷成这样,六年时间都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那些淡淡的敌意娇儿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是呀,怒也是正常,她就像个祸害,时候这样,六年前这样,六年后也是这样,总是在害苏墨。

    渐渐的,娇儿也无心在逛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累了,不想逛了。”娇儿低着头道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娇儿累了,娇儿的身体在时候便能背着苏墨,在浅水区里走三个时,怎么会因为这一点散步就觉得累,她是觉得苏墨累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话的时候都不看着苏墨,因为她不确定,看到经常看苏墨的那张脸之后,自己还能不能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便回去,苏墨就这么陪着她,就算她不理会,苏墨依旧温柔的陪着她。

    那些细碎的话语,毫不掩饰对她的想念和开心。

    当年她的那些伤害苏墨的话,苏墨像是都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苏墨依旧是吃着娇儿喜欢的饭菜,娇儿沉默,苏家的人对他的敌意更重了。

    睡觉前苏墨例行日常的,去隔壁的药浴房。

    今天的药浴的时间,又增加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娇儿的心情越来越沉重,沉重得她都想一头扎进苏墨的药浴里,去体会一下苏墨的痛苦。

    苏墨被虚弱的扶着回来的时候,娇儿已经躺在床上,背对着外面睡了,看起来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身边的床垫微微下陷,淡淡的药香弥漫在娇儿身边,娇儿睫毛轻轻一颤,却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苏墨的呼吸有些微弱,药浴之后,像是连大口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苏墨翻了个身,心翼翼的努力靠近娇儿,却不敢有任何触碰,感受着娇儿六年过去,他依旧熟悉的气息,惨白的一张脸,都有了淡淡的笑意,依旧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娇儿还是没动,但睫毛轻颤,枕头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她投降,两天而已,她投降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强势离开,不敢开心留下,不敢对他太过亲密,甚至不敢看他一脸惨白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不敢。

    苏墨的手突然伸了过来,轻轻的把娇儿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触到枕头上的湿意,苏墨微微一僵,心想自己是不是逼得太狠了。

    苏墨现在很虚弱,身体依旧是冰冰凉凉,像是永远不会有温度。

    半夜不知道几点,娇儿突然翻了个身,靠在了苏墨怀里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逃不开了,那便不逃了,就这么看着他吧。

    苏墨不会死的,她不会让他死的,如果真的因为她的存在让苏墨出事了,那她也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当年她就试过,生之力没办法救苏墨。

    但是当年那颗先天火石熬炼进了她的身体,到时候,她就把自己的血变成药,大不了一命换一命罢了,相信苏家都会配合她的,只是爸爸妈妈知道,肯定会伤心的吧。

    可这些都是她欠苏墨哥哥的,从年幼那颗先天火石开始,她就欠下的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两人都睡得不太好。

    苏墨悄悄的睁开眼,看着怀里的娇儿,哪里还有睡意,六年了,他在再出抓住她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僵住身子,一夜不敢动弹,深怕稍微动弹,会惊醒了娇儿,娇儿醒来便会推开他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娇儿看着自己在苏墨怀里,没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她决定暂时留下了,但依旧对苏墨冷冷清清,怕引起苏墨情绪变化,影响了寒症的治疗。

    早餐的时候,还是那些她喜欢吃的菜式。

    娇儿深吸一口气,“苏墨,你真想让我害死你,然后一辈子活在罪恶当中吗?”

    苏墨有些恍惚,愣愣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吃药膳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怕药味太重,你闻着不喜欢,我不是故意的,我以后继续吃,我们分开桌子吃饭。”

    苏墨像是怕娇儿生气,快速的让人把他的药膳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放在了另外一张桌子上,意离窗口近些,深怕这浓烈的药味,会让娇儿不喜。

    娇儿都不知道该什么了,这样的苏墨,她要怎么离开啊,她怎么离得开啊!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墨像是觉得很惊喜,想过去,又犹豫着不太敢过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娇儿皱眉,“把你的药膳端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墨这才起来,端着自己的药膳朝着娇儿走过去,一脸听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药味确实有些浓,和苏墨身上的气味有些相视,不难闻,反而很独特。

    娇儿不在话,只是低头吃自己的。

    苏墨也不在话,低头吃自己的药膳。

    大概是今天这难吃的药膳味道不错,苏墨的嘴角溢出了淡淡的笑意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重生豪门:权少宠妻太凶猛》是网友或程九溶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