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6章 棋局,只为得到她5

    不仅她的人没查到。

    圣教的人也没查到。

    圣教啊!圣教那些眼线探子何其厉害,都查不到殷玄墨在关于水露仙花这事上做什么手脚!

    这只能明两个问题,一个是他真的没做,真心实意要和大景交好。

    另一个问题就是,这次殷玄墨的阳谋阴谋算计高明得半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!

    “你是指南疆摄政王?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呢。”百里绯月把酸痛的手臂往他手上一搁,“好酸,给我揉揉!”

    长孙无极低笑了声,力道适中给她揉捏起来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听到头顶男人的声音传来,“他这次没有任何异动和别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眯起的眼睛微微睁开了点,仰头看着上方的男人,“到时候有什么状况的话,你真打算抢不成?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她不止和长孙无极讨论过,和别的人也商议过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第一次面对一件事,越是临到头越是龟毛纠结,完全没了以前的兵来将挡水来土屯。

    心底啧了一声,人啊,能免俗的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总是得到的越来越多,就越来越心翼翼。

    何况……

    又微微垂眸,她也不想看到师父这样的事情再在她身边上演了。

    下巴突然被轻轻捏起,百里绯月抬眼,就陷入面前男人那一汪深紫潭水般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“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闷闷道,“想起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极紫眸深凝,在她唇上落下一个轻若柔羽,一触即离的吻。声音仿若诱惑人堕落的妖孽般勾魂夺魄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没话。

    男人把她拥入怀里,“凌婧,王在。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就在他怀里睡着了,等她一觉醒来,自己在床上,而屋子里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虽然晓得作为大景摄政王,各种需要处理的事情多得很,但百里绯月还是在心底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而后,径直往凌断念所住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凌断念屋子里还有灯光,百里绯月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后长驱直入。歪在软榻上手里拿着一杂书的少年睡眼惺忪的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下午去炼药房外面找我的?”

    凌断念美眸还有些朦胧,带点迷糊的点了下头,转而想起要紧事。

    把放在自己刚刚躺的软榻枕头下的盒子摸了出来,“我去送这个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拿过盒子,稍微一看就知道保存得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挑眉四下看了一眼,“当初抢我东西的,你那个美艳的暹罗魔门属下呢。”

    凌断念瞌睡也醒了,微微气恼道,“阿姐!深更半夜,她怎么会在我屋子里!”转而坐下来,生闷气,“我打发她回暹罗了。”

    逗弄下弟弟什么的,果然很好玩。

    百里绯月一点也没愧疚心的也大咧咧坐下来。

    凌断念看了她一眼,“阿姐,这么晚了,你不回去睡觉啊?明天早上就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绯月啧了声,“回去冷床冷被子的。”

    凌断念无语的看了一眼自己闺怨的姐姐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神医狂妃:邪王的心尖宠妻》是网友或落喵喵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