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一章 解除他的蔑蛊

    “当真是你?”泰长老不敢相信的看向楚笑容,屁股一下子从椅子上抬了起来,形状活像个蛤蟆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本宫。”楚笑容抬着下巴,目光轻蔑的看着他

    “可是你年纪轻轻,怎么可能会解了我的阴蛇蛊毒?我不信!”泰长老脸色铁青,猛的摇了摇头

    “你这阴蛇蛊毒又不是什么厉害的玩意,不光是你的阴蛇蛊毒本宫能解,就算是你的竹蔑蛊,我也会解。”楚笑容不屑的撇了撇嘴,目光在大厅上一转,落在了蓝老二身上,叫道:“蓝老二!”

    蓝老二正听得津津有味,忽然听得楚笑容叫到自己的名字,下意识的应道:“到!”

    那神情就像一只被主人叫到名字的哈巴狗

    泰长老转脸狠狠瞪了他一眼

    蓝老二往后缩了缩脖子,不解的看向楚笑容,问道:“叫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笑容瞅了瞅他,忽然道:“你是不是中了泰老长的竹蔑蛊?”

    蓝老二吓了一跳,连忙向泰长老看去,心想:这么隐蔽的事这小女子如何得知,难道是泰长老告诉她的?

    泰长老也是脸色一变,大声喝道:“你这丫头不要胡说八道!我们蛊苗族族规,不得对本族人下蛊!我是本族长老,岂会做这种违背族规之事?”说着一双阴霾的目光直直的逼视着蓝老二

    蓝老二不由自主的垂下头,避开了泰长老的视线,嘴里嚅嚅的说道:“没......没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没有吗?如果我告诉你,我可以化解你体内的蔑蛊,你愿不愿意让本宫试上一试?”楚笑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

    蓝老二马上抬起头来,神情激动,又惊又喜的问道:“当......当真?你可不是骗我?我愿意试,我愿意!”

    泰长老面沉似水,突然一声咳嗽,对那蓝老二厉声道:“蓝老二,你可要想清楚了,你体内当真有什么蔑蛊?你如果当真中了蔑蛊,为何不对族长言明?难道他老人家就化解不了你的蛊不成?为何却要去向一个族外人相求?你难道忘了本门的规矩不成?”

    蓝老二猛的打了个哆嗦,马上低下头不敢说话,心中又气又恨

    蛊王一直低低的轻咳,一言不发,这时候突然开口说道:“蓝老二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泰长老心中一喜,他刚才那番话就是有意说给蛊王听的,目的就想激得蛊王出手,为蓝老二化解这蔑蛊,他自己下的蛊他心中有数,只要解蛊之法稍有不对,那蛊毒就会立马反噬到解蛊之人的身上

    蓝老二看也不敢看泰长老一眼,夹着尾巴像个老鼠似的,蹩到了蛊王身前

    蛊王抬手翻了翻他的眼皮,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道:“确实是中了竹蔑之蛊,蓝老二,是何人所下?”

    蓝老二哪有胆子说,他说了是死,不说还有一线生机,心一横,叫道:“我不知道,族长,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蛊苗族人里有人忍不住嘀咕道:“真是个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扑通一声,跪在蛊王面前,哀求道:“族长,我、我不小心中了这蔑蛊,求族长大人救救我吧,我真的不想死啊。”

    蛊王点头道:“蓝老二,你别怕,只要你告诉大伙儿是谁给你下的这蛊,我就马上为你解蛊。这是咱们的族规,如果你执意不说,我便无法出手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脸色惨白,他知道蛊王说的不错,蛊苗族的族规确是如此,取其冤有头债有主之意,谁下的蛊,由谁解。如果不知道下蛊之人的身份,就算是看到中蛊之人在自己眼前活活的被折磨死,也绝不能出手帮其解蛊,否则就是破坏了族规

    蓝老大兄弟情深,听说弟弟中了蔑蛊,冲出人群,抓住蓝老二的肩膀就是一阵摇晃,叫道:“弟弟,你快告诉大家,是谁给你下了这恶毒的竹蔑蛊?你说啊,说了族长大人就会帮你化解,你为什么不说?难道你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  蓝老二却紧咬着牙齿,一个字也不说。因为他知道,只要他说了一个字,泰长老绝容不得他活到解蛊的那一刻,虽然现在他身受要挟,总还有命可活

    蓝老大又气又急,却拿他无可奈何

    蛊王咳嗽一声,说道:“蓝老二,你坚持不说,我身为蛊苗族族长,自然不能违背族规,帮你解蛊,但方才不是有人说,只要你愿意,她就会为你化解此蛊,你倒忘了不曾?”

    “对,对!太子妃,太子妃,求你救救我,忘了小人对你的无礼冒犯,帮我解了这蛊吧?”蓝老二眼前一亮,转身对着楚笑容连连磕头,仰起脸哀求道

    “你起来,本宫什么时候说过不救你啦。”楚笑容无奈道

    蓝老二满脸喜色,一下子就站起身来,蓝老大也是满脸感激的看向楚笑容,心想他兄弟二人把她掳来,她不但毫不记恨他,还准备出手相助,只是,看她年纪轻轻,又弱质纤纤,当真能解除兄弟体内的蛊毒?他深深的怀疑起来

    蛊王也颇为担心,他知道这解蛊和下蛊不同,稍一不慎,还会反受其害,问道:“太子妃,你说你能化解他体内的蛊毒,可是当真?如果不行千万别乱来,因为只要走错一步就会反噬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明白其中的凶险,若本宫没有十足的把握,怎么会下这部险棋。”楚笑容胸有成竹点了点头,对蓝老二招了招手,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看着她那只白玉般的小手对自己招了招,像是被蛊惑了一般,身不由己的走了过去,停在她面前,呆呆地看着她

    “伸出手来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依言伸出双手,他常年和毒物蛊虫打交道,十根手指也都长满了癣斑,看上去丑陋不己,他看着楚笑容脸上那吹弹得破的如玉肌肤,再看着自己手上那层烂皮,心中忽的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,忍不住把手往后缩了缩,生怕玷污了眼前这尊贵的太子妃娘娘

    楚笑容看着他的手,脸上没有露出半点嫌弃之意,从怀中摸出一柄小小的匕首,伸出一只纤纤素手,抓住他那只长满癣斑的手掌

    蓝老二只觉得她的手指温凉如玉,握着他的时候说不出的舒服,他就这么看着楚笑容提起匕首,在他的手指关节处划了一个小小的口子,竟浑然不觉得疼痛,反而觉得有一股凉丝丝的感觉,从伤口处一直透了进去

    楚笑容这一下划的伤口不浅,但是并没有鲜血流出,点了点头,把匕首收进怀里

    蛊苗族人见了这般情景,都坐不住了,纷纷离席,把楚笑容和蓝老二围在了中间,都想瞧瞧楚笑容是如何为蓝老二除去这体内的蛊毒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蛊苗一族,人人都会养蛊,但每个人所养的蛊都各不相同,解法自然也是各不相同

    通常中了他们蛊苗族的蛊,必须要那下蛊之人亲自解蛊才可化解,如果不通晓这化解之法,就极有可能遭到蛊毒的反噬,连那解蛊之人也会一起遭殃

    蛊王虽然懂得不少蛊毒的解法,但也绝不敢轻易尝试为他人随便解蛊,这时见了楚笑容当真要为那蓝老二解蛊,忍不住站起身来,向她走去

    族人们见族长过来,纷纷让出一条通路,蛊王一直走进了圈内,看着蓝老二手指上划的那个小口子,心中大奇,他身为蛊王,自是通晓这竹蔑蛊的解法,但是却看不出楚笑容这么做的用意所在,沉声道:“太子妃,这解蛊可不能乱试,你可有十分把握?”

    楚笑容抬头,对着蛊王莞尔一笑,道:“老爷子,本宫是现学现卖,班门弄斧,刚和你老人家学了一招,你老人家可千万别笑话本宫。”

    蛊王更是奇怪,问道:“本宫什么时候教过你啦?”

    楚笑容一笑,却不作答

    莲儿也是十分担心,她站起身来,挤进人群,紧紧挨在楚笑容的身边,扯了扯她的衣袖,轻声道:“主子,你……你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楚笑容回头瞅了她一眼,微笑道:“莲儿,你也对本宫没信心吗?你睁眼瞧着,你家主子的手段。”她一说完,发现莲儿拉着自己的衣袖,想起他的男子身份,登时脸一板,瞪了他一眼

    莲儿马上缩回手,咬着嘴唇,眼神怯怯的看着楚笑容

    楚笑容不去理他,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葫芦,倒出一粒芳香扑鼻的丸药来,众人闻了,都是精神一振

    楚笑容把那颗气味芳芬的小药丸递给蓝老二,对蓝老二道:“含在嘴里,千万别吞下肚去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接过来,只觉得气味馨香,他半信半疑的看着楚笑容,不敢往嘴里放

    “本宫要害你,就不会浪费精力救你,你要是不信本宫,把药丸还本宫,这药丸可珍贵得很,本宫一共就九粒,给了你一粒,就剩八粒了。”楚笑容伸出手掌,一脸肉痛的道,她说的倒不是假话,这凝香丸乃是李太医临别所赠,确实珍贵无比

    蓝老二一听,忙不迭的把药丸放在嘴巴里,恬着脸笑道:“好,我信你信你,求求你赶紧帮我解蛊吧。”

    楚笑容的目光四下里一转,指着大厅的一个角落道:“蓝老二,把那个竹竿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被她指使,心里却很是受用,颠颠的跑出人圈,拿了竹竿,又颠颠的挤了进来,把竹竿递给楚笑容

    泰长老远远的坐在人群之外,心中惊疑不定。他当然不相信楚笑容会有这个本事解除他的蔑蛊,所以并不慌乱,只是琢磨着该怎样想个法子除去这蓝老二,从此死无对症,让人再也怀疑不到他的头上

    蛊苗族人都睁大了眼睛,目不斜视的看着楚笑容,生怕错过了她的任何一个步骤

    楚笑容取出匕首,把那根竹竿剖了开来,然后细细的削了数十枚牙签般大小的细竹针,对蓝老二道:“蓝老二,你坐下,卷起裤管,露出膝盖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神色略一犹豫,还是依言坐下,把裤管一直卷到膝盖以上,露出两条肤色黝黑的小腿来

    众人一见,齐齐抽了口冷气,有的人更忍不住惊呼出声

    那蓝老大一把攥住了蓝老二的胳膊,大声叫道:“老二,是谁把你害成这般模样?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哥?你快说,大哥绝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蓝老二却紧紧的咬住牙,一言不发

    楚笑容见了他露在外面的两条腿,也是吓了一跳,只见他的两条小腿从脚脖处往上都还正常,脚裸处却突然变得纤细无比,形如鹤腿,下面连着脚掌,看上去让人胆颤心惊,可怖之极

    莲儿虽然从小见多了蛊毒,也没看过这样的可怕的情景,身子紧紧靠在楚笑容身边,微微发抖

    楚笑容仔细观察了一会儿,拿起竹针,在他的脚裸处密密麻麻的扎了一圈,扎得他的脚脖子像个刺猬一样,然后又在他的膝关节处,也扎入了数十枚竹针

    族人们见那每一枚细针入肉最少三寸,脸上变色,忍不住问道:“蓝老二,疼不疼?”

    蓝老二一直紧闭着眼睛,不敢去瞧,听众人相询,睁眼一看,只见自己两条腿上扎满了密密的竹针,吓了一跳,哭丧着脸叫道:“怎么会这样?我......我没感觉啊!不疼,一点也不疼!为什么不疼啊?”最后那一声已经带了哭腔,差一点便哭了出来

    有人心里不由的鄙夷他胆小如鼠,暗道不疼还不好?怎么吓成这副模样。转念一想,如果自己腿上扎了这许多深深的竹针,而且感觉不到半分疼痛,自己只怕也要和这蓝老二一样,吓得哭了

    楚笑容轻笑道:“没感觉?不疼?好,这就让你感觉感觉。”

    她再次取出匕首,在他的膝关节和脚裸处各割破了两道口子,仍是没有鲜血流出,楚笑容点了点头,抬头问道:“哪位有竹叶青蛇虫粉?请借来一用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这些蛊苗族人常年和毒虫毒物打交道,这种虫粉乃是常用之物,料来他们定会随身携带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庶女妖娆:一品太子妃》是网友或麦芽糖会烂牙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