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 验明正身

    楚笑容在众人一片蔑视和讥诮的目光中茕茕而立,脸色微微发白,像极了一朵在风中颤抖的白茶花

    莲儿看在眼里,心中一阵抽痛,浑身更气得直发抖,连自己马上要被献祭给蛊神的恐惧都忘在了脑后,他目光喷火般的瞪着泰长老,狠狠的咬着牙道:“你......你怎可这般血口喷人,污蔑我家主子的清白?她是这天底下最善良最纯洁的人,你,你这胡说八道的恶贼……”他的嗓子一阵嘶哑,后面的话已经吐字不清

    “是么?纯洁?没和你上床之前,可能她还是纯洁的吧,和你有染之后,她还能纯洁得了吗?祈言,你死到临头,还这么护着你的小情人别忘了,她可是太子的女人,要是他知道了不用我们动手,他也会将你折磨死,要不要我把你的小情人和你绑在一起,将你二人一起祭给蛊神啊?”泰长老冷冷一笑,目光对着楚笑容一瞟,眼中杀机隐现

    莲儿心中一寒,知道这泰长老有多心狠手辣,他嘶声叫道:“要杀杀我,别动她,你别动她!你要是伤了她一根寒毛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就要献祭给蛊神了,还管得了别人吗?放心,我会好好替你照顾你的小情人的。”泰长老看着楚笑容,咽了口唾沫,转脸看向蛊王,目中透出凶狠之色,说道:“族长大人,蛊神已经等候多时,请您马上开祭!”

    蛊王见再也躲不过去,长长的叹息一声,对楚笑容道:“太子妃娘娘你的心意,我老头子会永远记住,你退开一些吧,献祭这种事情,见了不好。恐怕会伤了身子。”他心中对楚笑容极是感激,他老眼并不昏花,虽然莲儿扮成了女装,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莲儿就是自己朝思暮想了三年的亲孙子祈言,他曾想出言相求楚笑容想法子救自己这孙子一命,可惜还没来得及出口,祭时已到

    这时见楚笑容当真出言相救,却被泰长老用一番污言秽语狠狠的羞辱,知道她如果再为自己孙子求情,只怕连她自己也会被自己这孙子连累,这名声会彻底的毁了

    自己拼了命也要约束族人,说什么也不能把泰长老的这番话传出去,否则就太对不起楚笑容的相救之情了

    “族长大人,您要是实在下不了手,就由本长老代劳吧。”泰长老越来越是不耐烦,上前一步,便要从蛊王手中取过竹盒

    蛊王确实做不出亲手弑孙这等灭绝人性之事,双手微微发抖,将竹盒往前一递

    楚笑容“啪”的一声,伸手压在那竹盒之上,目光清冷,直视着泰长老

    “泰长老,我再说一次,你们抓错人了!她是本宫的宫女,不是你们要找的祈言!”

    “哈,你不见棺材不掉泪,好,你说他不是祈言,是你的宫女,你有什么证据?”泰长老怪叫一声,连连冷笑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不必再说了……”蛊王怕楚笑容再被泰长老泼上污水,出言相劝

    楚笑容摆了摆手,朗声问道:“族长大人,泰长老,还有在场的蛊苗族人,你们一致认定他是你们的族人祈言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错!他就是祈言!”

    “别再护着你的小情郎了,他马上就要蛊神吸尽了血肉,你还是乖乖的为他准备后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等祭神的大事,你身份尊贵的还是闪开吧,可别见到后吓尿了裤子,嘿嘿。”

    楚笑容仰起脸来,淡淡的一笑,目光宛如一泓清水般环视一圈,毅然说道:“好,既然如此,我就让你们亲眼瞧瞧,他究竟是你们族长的孙子祈言,还是本宫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在大厅中所有人目光的睽睽注视中,她大步走到莲儿身前,俯低身子,双手按在莲儿的双肩上,直视着他的眼睛

    莲儿的一双凤目中满是泪水,波光潋滟,动人心魄,他痴痴的看着楚笑容,心情复杂之极,嘴唇动了动,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

    “莲儿,你怕么?”楚笑容沉声问道

    莲儿摇摇头

    他不怕,真的不怕,就算是被蛊神吸尽了全身血肉而死,他也不会有半点害怕了

    因为楚笑容扶在他肩上的一双手,充满了力量,更充满了温暖,让他的全身都变得热了起来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不怕,就闭上眼睛!”楚笑容轻声喝道

    莲儿虽然不明白楚笑容要做什么,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

    楚笑容抓住莲儿胸口的衣襟,用力往两边一扯,露出他晶莹如玉般的肌肤来

    莲儿的身子一颤,脸陡然涨得通红,马上又变得苍白起来,仍是闭上了眼睛,一动不动

    楚笑容站起身,让在一旁,低垂眼帘,一字一字的说道:“她是男是女,诸位一看便知!”

    大厅上的人齐齐哗然,一起站起身来,对被楚笑容扯开了衣服的胸前瞧去

    只见那柔如美玉的肌肤上,清清楚楚的鼓起了两个小山包,虽然不大,但仍让人一眼就看出,眼前的这小姑娘,不折不扣的是个女人

    任是男子的胸肌再壮健,也不会长成她这般模样,更何况像她这般骨肉亭匀。只见惨白的烛光摇曳下,照得她肌肤更是雪白一片,她紧紧闭着双眼,似乎又羞又怕,夜风吹来,带来一片凉意,她的身体似乎畏寒,往后一缩,瑟瑟发抖,看得所有人都大起怜惜之念

    泰长老的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,他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莲儿的胸前,像是看到天下最不可思议的事一般

    别的苗族人只看了两眼,就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把头扭在了一边,只有那泰长老,眼睛就和长在了莲儿身上一般

    楚笑容上前一步,挡住了泰长老的视线,厉声问道:“泰长老,您……看够了吗?”楚笑容清冷如冰的视线直视着他

    泰长老抻抻脖子,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,虽然被楚笑容挡住了视线,看不到最精彩的地方,他的目光仍是恋恋不舍的在莲儿身上盘桓着

    楚笑容冷哼一声,把目光转向众人,道:“你们大家都看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

    “那大家说说,她究竟是本宫的宫女莲儿,还是你们族长的孙子祈言?”楚笑容清了清喉咙,大声问道

    “这不明摆着的事吗?这......这就是个姑娘啊!怎么可能会是祈言,祈言可是实打实的男人,那小子我是看着他光屁股长大的,他小时候那玩艺我没少见。”蓝老大想都不想的说道

    “是啊,太子妃娘娘莫怪罪,快给你家的丫头穿好衣服吧,这模样多让人家姑娘害羞啊。”有人悄言提醒楚笑容,暗中瞟了泰长老,看他那色迷迷的眼神,就知道他不安好心

    楚笑容点了点头,见所有人都很自觉的避开了眼光,不再瞧向莲儿,至于蛊王,他压根就没往莲儿身上看一眼,那是不是自己的孙子,他心中有数

    只有那泰长老,虽然扭过了头,眼神还是不停的往莲儿身上飘

    楚笑容心中涌上一阵厌恶,狠狠瞪了那泰长老一眼

    她蹲低了身子,缓缓帮莲儿整理着衣襟,莲儿眼中含泪,抬头一眨不眨的看着楚笑容,低低喊了声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楚笑容却不去理她,只是低着头,见他双手被缚,脱衣不便,便去解他腰间的束带,准备帮他好好整理一下

    莲儿见楚笑容看也不看自己,显然是生了自己的气,也顾不上羞愧,再次叫了声:“主子,我......我……”声音中充满了祈求之意

    他想自己男扮女装骗了她这么久,她定是恨死自己了,恐怕这辈子也不会再理他,又慌又怕,紧紧的盯住她的脸,只要她能原谅自己,再对自己像初次见她时那样笑上一笑,就算是让他马上被蛊神吸尽了血肉,他也绝不皱一下眉头

    楚笑容心情复杂之极,她不看莲儿,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。自己身边的宫女突然变成了一个少年男子,就算是豁达如她,也有点接受不了

    虽然她因为不忍心让他丧生于金蚕蛊之口,想出这个法子来救他一命,但她还是气不过

    楚笑容一边为他整理着衣襟,一边心里恨恨的骂道:骗子,骗子!莲儿你这个大骗子!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,我才不要救你,就让你这个骗子被那金蚕蛊吃进肚里好了,吃得皮都不剩,哼!

    她的双手落在莲儿被自己扯开的胸衣上,正要帮他掩上,目光一瞥下,正看到他胸前那两个隆起来的小馒头,突然就忍俊不禁,唇角一勾,露出浅浅的笑意

    这还真是个要命的大乌龙!

    莲儿顺口编出来的理由让自己信以为真,便帮他配了这剂丰胸的药茶,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,竟然让一个男子的胸部也丰满了起来,倒正好让自己借此机会,化解了眼下的危机

    只是,让一个少年男子顶着这样的两个小馒头,再让他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,只怕是羞也羞死了他罢!

    她刚才故意不马上替他掩上衣襟,就是想多羞羞他,让他多吃一点苦头

    这时她一低头,见莲儿的两只手腕被粗麻绳捆得紧紧的,已经磨破了皮,心中一软,再听他柔声相求,更觉得不忍,对他的满肚子怨气就这么消散了

    楚笑容抬起眼,似笑非笑的瞅着莲儿,见他的眸光仍和往日一般清澈,对自己流露出依恋之意,她轻轻吁了口气,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

    她唇角淡淡的笑意还未褪尽,莲儿看在眼里,心中大喜,低声求道:“你别生我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生气才怪!”楚笑容嘀咕了一声,她不打算就这么原谅他,马上板起了脸,替他理好衣衫之后,就站了起来,面对着蛊王

    “族长大人,泰长老,刚才已经给大家亲眼瞧过了,她确实是本宫的婢女莲儿,不是你们族的祈言,不知可否将她松绑,还她自由?”

    蛊王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冯老五,还不给人家松绑,再好好向人家姑娘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那泰长老嘴唇一动,想要反对,眼珠转了转,又实在找不出理由,坐在椅中,一双毒蛇般的目光依然紧盯着莲儿不放,心中还是有三分怀疑

    冯老五本来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,只觉得脸面无光,这时听了蛊王的话,就像是眼前看到了一线希望,一骨碌爬起身来,拔出腰刀,割断了莲儿手足上绑的绳子,对着莲儿连声陪罪

    莲儿昂起了脸,并不瞧他,一边按摩着手足上的麻木之处,一边偷眼去瞧楚笑容的脸色,心中惴惴不安

    忽然他觉得一道阴森森的目光直盯着自己,让他背上寒毛直竖,不由顺着那感觉看了过去,正和泰长老的目光对了个正着,猛的打了个冷颤,飞快的垂下了头,心头突突直跳

    泰长老桀桀的怪笑了几声,突然尖着嗓子叫道:“祈言,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?你以为在胸前弄点玄虚就可以瞒过我吗?你敢不敢给我摸摸看,你胸前那东西究竟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莲儿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,几乎要滴出血来,他抬眼狠狠的瞪向泰长老,牙咬得咯吱直响

    这下就连蛊苗族人都听不下去了,有人大着胆子说了一句:“泰长老,人家是货真价实的小姑娘,你瞧也瞧过了,如果非要去摸,你让人家姑娘以后还嫁得了人吗?还是你想抛妻另娶?娶人家姑娘?你虽是长老,可咱们族有族规,若是违了族规之人,有什么下场,泰长老你比谁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泰长老怪眼一翻,说道:“如果他不是祈言,那我的阴蛇蛊毒的解法,那她是如何知道的?这祈言和她朝夕相伴,肯定是祈言告诉她的。除了祈言那个叛徒,这世上还有谁能解了我的阴蛇蛊毒?”

    “是吗?要解你的阴蛇蛊毒有何难?”楚笑容清冷的目光落在他脸上,缓缓说道:“你那蛊毒就是我解的,你若是不信,就派人去回春堂打听打听,我是用什么法子解了你的阴蛇蛊毒的?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庶女妖娆:一品太子妃》是网友或麦芽糖会烂牙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