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监视丞相府

    今(日ri)惠安楼的地牢好生(热re)闹,楚笑容被尹毅年扶着下了地牢入口,一进去,入眼的便是第一个牢房里,那十字木桩上被绑着双手,吊在木桩上的楚倩儿。 .

    她头发乱糟糟的,闭着眼睛,嘴里不知在嘟囔什么。

    凌风说每(日ri)都有强迫给楚倩儿喂一些饭菜,保证她不会死,可是这她强硬的很,把那些饭菜全部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尹毅年挥了挥手,让那些暗卫都退了下去,只留下了凌风和楚域。

    “不过才十几(日ri)的时间,怎么她便这般狼狈了,平(日ri)里不是还嚣张跋扈的很吗?”楚笑容啧啧两声,看了眼楚倩儿(身shen)上已经脏乱不堪的衣服,和她凌乱的头发。

    楚倩儿大致是听到了楚笑容的声音,她猛然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面前悠闲坐着的楚笑容和尹毅年二人,突然发了疯似的,要朝楚笑容扑过去。

    可她刚动一下,又被绑着自己双手的铁链(禁jin)锢住。

    “楚笑容你这个((贱jian)jian)人!有本事你放我出去!将我关在这个地方这般凌辱,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她犹如泼妇一样,对着楚笑容不停地辱骂。楚笑容揉了揉自己的耳根子,对着楚倩儿淡淡一笑道“我一个女儿家,为什么要本事?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(身shen)罢了,算什么本事,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一刀杀了我!将我锁在这个地牢,折磨我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楚倩儿的模样狰狞,仿佛恨不得要将楚笑容抽筋拔骨。她一心求死,她又怎么可能如她的愿呢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尹毅年折磨人的法子,和她越发的相近。你瞧瞧,这楚倩儿现在跟丢了魂儿似得,一心只知道骂人,却完全不想想自己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把她关在这儿,不管不顾的,看她自己把自己折磨的没有了心智,如今再来同她玩玩,这种法子,用来对付她这种恨意强烈的人,简直是最舒服不过。

    “楚倩儿,我不会杀你,别以为你如今有个不滇未来王后的(身shen)份,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,你别忘了,你这个(身shen)份,是我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管在这儿大喊大叫的,看看庄明加会不会来救你。我告诉你,你如今已经是自(身shen)难保,不必在这儿和我蛮横。”楚笑容敲了敲木桌桌面,抬眼带着笑意的看着楚倩儿。“你也别指望着自杀了,哪怕你把自己弄死,我也一定会用最贵的药把你救活,然后再接着慢慢折磨你,让你把从前那些加倍奉还。你不用怕我办不到这些,你了解我的,我这个人,只要说得出来,就不会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猩红,仿佛一个修罗,一个恶煞。也着实让凌风他再一次的领教了自家太子妃的硬气和霸道,简直和太子(殿dian)下发起火来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楚倩儿终于忍不住(身shen)子一颤,扯着铁链在空中挥舞着,嘴里咿咿呀呀的继续骂着,“楚笑容,你这个疯子!你这个((贱jian)jian)人!你等着吧,你这种人一定会有报应的!母亲和父亲一定会来杀了你!你这个((贱jian)jian)人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恭候大驾,等着看看,你的父亲母亲,怎么来杀我。”楚笑容翘着二郎腿,十分悠闲。

    一旁的尹毅年看了她一眼,默默起(身shen)将她拉起来。“时间不早了,该回去了,下次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楚笑容原本还没玩够儿,可是一听尹毅年这话,心里乐开了花儿。论说话技术,她还是比不过尹毅年啊。刚刚她说的那番什么哪怕楚倩儿自杀了也要把她救活,跟尹毅年这句下次再来,完全没有可比(性xing)。

    楚倩儿现在对楚笑容恨之入骨,恨不得楚笑容杀了自己,压根没有往自杀的方向去想。

    可是楚笑容这一番话又点醒了楚倩儿,要是她不想再被这样侮辱,完全可以自杀。可是尹毅年这个时候却来了一句下次再来,完完全全击碎了楚倩儿的自杀念头。

    毕竟楚倩儿如今对楚笑容简直是恨之入骨,楚笑容不死,她便不会死,听到楚笑容还会再来,她巴不得留着精力,跟她继续斗下去,斗到楚向天把她找到,斗到她重新有精力陪她慢慢玩下去。

    尹毅年这句话的高明,楚笑容的确承认自己比不上。

    她倒是十分兴奋的跟着尹毅年走了,不管楚倩儿怎么吼怎么闹,她也照样是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今(日ri)的夜晚,有些不太寻常。

    庄千寻收拾好东西,看了眼自己住了这么久的驿站,心中生起了许多不舍。

    她没有告诉楚笑容自己是今晚离去,因为她心有愧疚,无论是对宁怡,还是对楚笑容。

    “公主,马车到了。”

    死士前来敲门,庄千寻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屋子,便提着包袱,开了门同死士一起出了这个院子。

    临上马车前,她看了眼不远处离的十分近的皇城,伸手挥了挥。“再见了楚笑容,我还会回来的,我也会想你。”

    随着死士手中的鞭子挥动,马车开始朝城门的方向狂奔。

    庄千寻坐在马车里,看着手中楚笑容曾送给自己的那一对玉手镯。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马车突然停了下来,马车里的庄千寻有些猝不及防的往前倾了一下,差点摔出马车去。

    她正要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,外边驾车的死士却已经开口“公主,太子(殿dian)下和太子妃在前边。”

    庄千寻快速的将马车帘子一掀,果不其然的看到了(挺ting)着肚子,同尹毅年一起站在寒风里的楚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猜到了你不想让我们送别,所以今晚会连夜离开,不告诉任何人,可是你走了,我怎么能不来送你??”楚笑容淡淡一笑,看着马车上的庄千寻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原本还坚强着的庄千寻,听到楚笑容这番话,竟然有了要掉眼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从马车上飞下来的,朝着楚笑容前去,一把将她抱住。“知我者,楚笑容也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风这么大,你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,(殿dian)下竟然也同你这般折腾。我不过就是离开一段时间而已,你何必劳累着来这儿等我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了,知你者,莫过于我也。我知道,这一次一别,不知道是多少个时(日ri),既然能相送,那便送送。”楚笑容将自己发上的那一对玲珑珠花取了一个下来,别在了庄千寻发上。“这玲珑珠花不是什么贵重东西,可是不知为何,就是想来给你。宁怡不是个小心眼的(性xing)子,她不会怪你,我更不可能怪你,我会在京城等你回来,希望那个时候,一切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楚笑容,不过是萍水相逢,相识一年之久的朋友罢了,你何必这般挂念在乎?”庄千寻擦了擦摇摇(欲yu)坠的泪,怕自己哭了,又没了面子。

    楚笑容却拿着帕子替她擦拭了眼角,“我从未觉得你和我是萍水相逢,也从未觉得这一年多的感(情qing),是你离开就会磨灭的。我把你当知心好友,所以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,毕竟,我还欠着你一个未婚夫婿。”

    看着楚笑容淡淡的笑容,庄千寻鼻子一酸,差点又要落泪。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,只能笑了笑,先提出了离别。“如今已经是初冬了,虽然没能看到这里大雪纷飞的模样,可以后总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外边这样冷,你怀了(身shen)孕,不能受凉,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马车离开,便回宫去。”楚笑容拍了拍庄千寻的手背,离别终究是要来的。

    庄千寻咬咬牙,上了马车,狠心的将帘子放了下来,吩咐死士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出了城门,楚笑容的笑容终于是卸了下来,眼中隐约可见点点泪光。

    尹毅年将楚笑容(身shen)上的披风裹紧了些,一把将她抱着上了旁边的步撵,又吩咐人将帘子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今(日ri)的夜,特别的冷,不知是不是因为离别的原因。楚笑容觉得自己手冰冰的,被尹毅年紧紧握在了他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楚笑容看了眼尹毅年的眼睛,淡淡一笑,“你说,她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庄千寻说要走的时候,她便猜到了,以她的(性xing)子,不会让人送别。既然要走,那就是做好了不会回来,亦或者久远的离别。

    她嘴上说的那些,不过都是借口,要走的原因,不过是自己心里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楚笑容都明白这些,她只能装作自己不知,留下一句等她回来。因为她舍不得庄千寻,舍不得这个好不容易交到的交心的朋友。

    尹毅年没有回答,楚笑容也猜到了,他大致不会回答这个问题。所以她也只是问问,然后掀开了步撵的帘子,看着外边慢慢移动的风景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来,夹杂着一点点白色的鱼,楚笑容伸手,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下雪了,初冬的雪。

    今年的这场雪,格外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大致是因为庄千寻的离开,也大致是因为她肚子里,多了两个宝宝,同她和尹毅年一起欣赏今年这场初冬的雪。

    楚笑容被他搂在怀里,看着外边慢慢下大的雪花。

    庄千寻一直想看大学大雪纷飞的模样,过不了几天,大概就会有这个景象了吧。

    “庄千寻,我会等着你回来,你别让我空欢喜一场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几(日ri),一直被尹毅年派人监视的丞相府里,四姨娘知道楚倩儿出事了,不顾一切连夜赶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大伙儿一句不肯,她终于是崩溃了,拉着楚向天的手拼命大哭。“大哥,妾(身shen)如今就只剩倩儿这个女儿了,大哥忍心看到倩儿被欺负吗?老爷,求你了,劝劝大哥。这都快一个月了,倩儿一直不见踪影,怕是早就楚笑容那个((贱jian)jian)人给欺负了!大哥,您一定要救救妾(身shen)的女儿啊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救?如今无凭无据的,根本不知道她是不是被他太子(殿dian)下带走了,你让我怎么救她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教出来的这个争强好胜(爱ai)风头的女儿,我如今也不至于走上这一步路!楚家百年不倒,如今就快要毁在你们娘俩和那楚笑容那个((贱jian)jian)人手里!”

    楚向天将四姨娘一脚踢开,气的(胸xiong)口不停地起伏。

    她如今(身shen)子本就不太好,被楚向天这样一踢,径直倒下吐了一口鲜血出来。她捏紧双拳,眼神里满是恨意和杀戮。

    “楚向天,楚向文,我从十五岁便嫁来这丞相府!如今你兄弟二人竟这般对我和我的女儿!你们等着!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!”她不再言语,甚至擦干了自己的眼泪,默默地起(身shen)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听尹毅年的暗卫回来禀报,那四姨娘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,一直不曾出来过。

    楚笑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又喝了一口清儿熬的鸡汤,然后打算跟宁怡抢最后一块酸枣糕。

    尹毅年看着如今活泼了许多的楚笑容,自己竟然有一种欣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她以前未嫁到丞相府的时候,向来就是个强硬的(性xing)子,据说她以前活活的将自己(身shen)边的丫鬟打死,嫁来丞相府以后,虽然楚向文一直都对她相敬如宾,可这几年他狂暴的(性xing)子,早就让她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”有道理。“楚域在一边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楚向天不想救楚倩儿,第一原因是因为庄明加,庄明加本就不喜欢楚倩儿,楚向天不会((舔tian)tian)着脸把楚倩儿往上送,更何况他的异心,怎么可能愿意和庄明加还有安王爷同分天下?她觉得自己最后一根稻草已经被压倒,那么她势必会倒戈,别说她跟楚向文几十年夫妻(情qing)分了,这些年府上那些姨娘们,早就把她当初那些心思磨的粉碎。所以我们只需要等,等着她自己拿着有利的消息送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楚笑容终究没有去抢那最后一块酸枣糕,她的孕吐已经减弱了许多,如今倒是没有那么难受,没有非要这些小点心下胃不可。

    她将四姨娘的心思分析的头头是道,楚域和尹毅年认真听着的同时,还不忘同时给自己家的小妻子盛碗鸡汤。

    “四姨娘虽和楚向文成亲十多年了,可未必不会因为楚倩儿而背叛整个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楚倩儿一直是她的骄傲,更何况她如今患了心疾,只怕没有几个月的时间,她大概是知道了楚向文不会好好对待楚倩儿,所以自己要在最后的时间里,替她打点好一切。”楚域也分析了四姨娘做这些事(情qing)的心思原因。

    楚笑容赞同的点点头,她看了一眼尹毅年,突然弯嘴一笑。“若是她真的送了有用的(情qing)报过来,那么我们也可以将楚倩儿还回去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庶女妖娆:一品太子妃》是网友或麦芽糖会烂牙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