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章:认出真面目

    云少秋被朝阳候狠批了一顿,直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,而且保证让他一个月之内,看不到他那些侍妾

    没有红袖陪伴的日子,让云少秋感觉度日如年,所以一月之期一到,这人就像脱缰的野马,立刻来花楼里鬼混

    等他从花楼中出来时,已经是次日的清晨,阳光明媚,街道上人头攒动

    这天正好是每五天的一个集市,街道周围都是小贩的叫卖声

    韩予溪也已经被韩大学士困在家里整整一个月的时间,这次带着香儿出门准备透透气

    “小姐快看,那边有卖糖球的,夫人这几天正好吃药太苦了,还有,旁边有个书斋,里面的文房四宝可都是最奇特的,不如咱们买些回去?”香儿知道,这几天大小姐一直跟少夫人轮流照顾夫人,累坏了

    而且还被老爷一直派人盯着不住出门,今天他们好不容易趁老爷不在的时候,这才偷跑出来

    如果不买点东西回去讨好老爷,到时候,定会被罚跪祠堂

    韩予溪知道香儿那点小心思,自然欣然答应

    两人往书斋走,走的匆忙,跟云少秋差点撞在一起

    香儿见自己差点撞倒人,立刻道歉,道: “这位公子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云少秋鼻间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,而且格外的熟悉,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怎么会如此莽撞?就你这低贱的身份,可知道我家公子是什么人?要是撞到我家公子,有你好看的!”云少秋身边的小六子趾高气扬的说道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韩予溪猛然抬起头来,等目光落在云少秋身上,眼中跟着露出一丝惊诧

    “香儿,快走!”韩予溪扭头拉着香儿的手就要离开

    “啊!”香儿一愣,看清楚眼前的人,跟着脸上露出一抹惊吓的表情

    韩进跟在韩予溪身后扭头就走,一边走一边后背不断冒着冷汗,将声音压的低低的,仅够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,道:“大小姐,这可怎么办?他会不会认出您来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?毕竟当初我的妆容可是能吓死鬼。”这话倒是不假

    两人脚下恨不得生出风来,果真是冤家路窄,没想到今天她刚出门就撞见云少秋,简直悲催到家了

    韩予溪感觉自己自从遇到他以后,这霉运就一直跟着她,他果然就是自己的煞神

    香儿看着眼前的韩予溪,自从她跟在小姐身边后,从来没见她露出过这样的表情

    在她看来这云少秋简直比鬼还要恐怖,跟着韩予溪两人一头扎进了书斋里去

    云少秋的目光盯在韩予溪身上,不止是她身上那股令他熟悉的味道,还有她绝艳的容貌

    只见眼前的女子,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,乖顺的贴合在背后

    那晶莹剔透的肌肤闪烁着象牙一样的光晕,自然的透着一股娇憨可爱

    又细又长的睫毛,紧掩着一双如剪秋一般的眼眸上,一双杏眸含着潋滟

    这样由内到外散发着清纯自然的气息,汇成一副清美的画卷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跟之前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同,带着一股不自知的清纯,总能让人感觉到那股气息,让人迷醉

    云少秋眼睛跟在韩予溪身上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他眼前,他眼中这才含着一丝玩味,道:

    “小六子,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跟上前去?”云少秋上前走了几步,并没有听见身后小六子跟上前来

    转头眼中含着不耐,一脚重重踢在他的屁股上,小六子一个不防,一个趔趄,直接摔倒在地

    “还傻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跟上来?要是刚那个漂亮的小姐给跑了,我唯你试问。”云少秋此时心中已经像是被猫抓似的,恨不得立刻跟上去,查清楚那个女子的身份

    这样美艳的女子,才是他嫡妻的人选,如果是三品以上的官家女子,他就让家里人去提亲

    小六子边揉自己的屁股边说道:“二少爷,刚刚那小姐身边的丫头,奴才好像在哪里见过,正想着,就被您一脚给踢醒了,奴才想起来了,就是上个月去韩家的时候,那个丫头就是一直跟韩家大小姐一起进去的,对,就是在韩家。”

    云少秋听小六子提起,他这才猛然晃过神来,道:“难怪我也觉得那个丫头特好熟悉,原来是跟那个丑女人一起的,她不好好跟在那个丑女人身边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?而且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又是什么人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云少秋越想越感觉像是陷入了迷雾之中,同样的丫鬟,侍候的小姐却是一个美如天仙,一个丑如无盐,简直就是天差地别,可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这同样的丫鬟不可能侍候两位小姐,难道――

    云少秋感觉眼前的迷雾在慢慢散开,已经快要窥探到秘密的源头

    脸上更是闪着一丝不明的光,忽明忽暗的,让小六子顿时感觉到一股不安

    “……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小六子行出声,就听见云少秋嘴里发出一声厉喝

    “该死的,韩予溪那个女人居然敢骗我!”

    云少秋想起苏云氏的话,难怪母亲会说她是难得的美人,原来当初他去韩家的时候,被韩予溪的妆容给吓的半死,根本就没仔细看她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除了那恐怖的妆容外,那高挺的琼鼻,潋滟的杏眸,厚薄适中的唇瓣,这一切重新组合起来,渐渐跟刚才那个清纯的女人重叠起来

    那完美的契合,让云少秋嘴里勾起一抹邪魅,全身散发出来的邪性,让云少秋整个人缠上了一层黑色的迷雾,让人不寒而栗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跟我去抓人。”就因为那个女人,自己被父亲给罚一个月不能出门,更是不能碰任何女人

    既然这样,他自然不介意在罪魁祸首的身上找回来,大不了到时候他再上门去求娶一次

    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,韩家自然不会再推辞

    想清楚的云少秋,脸上重新扬起一抹邪笑,脚下的步子也跟生出风来似的,带着身边的小六子追过去

    此时韩予溪带着香儿直接进了书斋,生怕被云少秋给认出来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见没跟过来,心里放松了大半

    可韩予溪看了眼前门,心里不敢生出大意,拉着香儿的手,丢给店小二一两银子,问了后门,直奔后门而去

    “韩大小姐这是准备去哪儿啊?干什么走的这么快呢?难道害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韩予溪跟着香儿两个人,刚从书斋后门离开没多久,就看到云少秋跟小六子从巷口等着她们

    没想到还是被这个男人给认出来,而且还直接在这后门等着她

    该死的!这个男人还真是阴魂不散!

    韩予溪强行镇定下来,眼中闪着坚定,道:“韩,韩大小姐是在叫我吗?我想公子是认错人了,本姑娘可不认识你,现在我要回家,让开。”

    韩予溪冷冷的说道,故意将声音压的格外低,透着一起嘶哑,让人听起来有些刺耳

    云少秋露出一抹邪魅,道:“韩姑娘果然聪慧,没想到到这个时候了,还想着再骗我,本公子可是被你骗的好惨,本来咱们就是天赐的缘分,可惜,就这样生出了误会,老天垂怜,现在又让我们遇见了,真好。”

    天赐的缘分?

    韩予溪感觉自己昨天的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

    这样的话也就云少秋这个畜牲敢说出口,她可不觉得

    要说什么缘分,那也是孽缘,早知道今天会撞见这个家伙,就是打死她,她也绝不会出门

    既然被认出来,韩予溪也绝不会退缩,挺起胸膛,眼中没有半点害怕,冷声道:

    “我可不觉得哪里好?而且本姑娘根本就看不上你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?滚开,好狗不挡路。”说完用手将云少秋挥开

    只是人还没动一下,韩予溪的手却被他给攥住,握在手中轻轻的揉捏

    韩予溪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,恼羞成怒,脸色被气的涨红,一张白皙的脸透出櫻粉,看起来格外的娇嫩,让云少秋的双眸染上了一层异样

    “云少秋,你个畜牲,放开我!”

    韩予溪奋力的挣扎,只是凭着她那点力气,落在云少秋眼中,无疑是蚂蚁撼大树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香儿,见自家小姐被云少秋给抓在手里,立刻上前想要将云少秋的手给掰开

    不想才刚走了几步,就被小六子给拦下来

    “云少秋,你再敢无状,我就让我爹去皇上面前告你,看你到时候还有什么脸在盛京中立足。”韩予溪臣着云少秋不被,抬起脚重重踢在他的小腿上

    啊――

    一股钻心的疼痛,让云少秋松了手,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

    韩予溪趁机就想往巷口跑,只是她刚走两步,手臂一下被人给抓住了,紧接着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来,道:

    “韩予溪,你居然敢动脚踢本公子?我看你今天是不想活了,反正之前我也去你们韩家提过亲了,既然这样,不如我今天就先把生米煮成熟饭,到时候,你自然就会知道本公子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嘴上露出一丝阴冷的邪笑,这笑落在韩予溪眼中,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》是网友或鱼果酱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