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九章不好了,出大事了

    “你还想找老爷,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本夫人也照样能把你这个((贱jian)jian)人给发卖出去,居然敢算计我的女儿,你这个((贱jian)jian)人就是死一百次也不为过。 .”苏雪儿看着林夫人近乎疯狂的表(情qing),就知道她今天就没打算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苏雪儿对着(身shen)边服侍的丫鬟使了一个眼神,示意她快速帮她搬救兵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老爷能救她了,她还能看着自己女儿嫁人,儿子成人,她怎么可能甘心?

    她刚刚这小小的举动又怎么可能被阮嬷嬷错过?一步迈过去将人给拦下来,阮嬷嬷一巴掌直接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凌厉而又狠毒,显然抽人已经习惯了,连动作都是那么的标准。

    边打边啐了小丫头一脸,道: “小((贱jian)jian)蹄子,整个林家都是大夫人说了算,你居然敢在大夫人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样,看来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狠狠对着她的脸打了好几巴掌,没几下就将她的脸打的又红又肿,嘴角挂上了一道殷红,根被打的看不出本来的样貌。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不敢,奴婢真的不敢了,求大夫人饶命,姨娘,快救命啊!”小丫头觉得脸都快变的麻木了,直直对着苏雪儿求饶。

    苏雪儿现在自己都自顾不暇,哪里能分出心思来顾的上她,此时苏雪儿也不在刻意的假装柔弱,站在房内,眼神落在林夫人(身shen)上,带着一起微冷。

    “大夫人果真好威风,这大小姐犯了错,您不但不好好管教,现在居然将所有的错事,全都硬赖在妾(身shen)的头上,妾不服!”

    “你不服?那就找人打到你服为止,阮嬷嬷,还愣着干什么。”阮嬷嬷就像得了圣旨,走到苏雪儿面前,对着她那张(娇jiao)媚的脸下起手来。

    啪啪――

    接连两巴掌重重落在苏雪儿脸上,白皙的脸色顿时变成了殷红。

    “苏姨娘,那老奴就得罪了。”说着阮嬷嬷就要接着动手。

    玉瑶看着那老嬷嬷手刚举起来,随着陌染的视线,就看到院子里突然闯进来几个人,看着是林右相,玉瑶嘴角勾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看来这好戏还要上演。

    两个人看着这精彩的戏兴趣正浓,自然不会错过这个**。

    林右相走进院子就看到阮嬷嬷正准备动手,脸上立刻变的严肃起来,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林夫人一眼就看到紧跟在林右相(身shen)后进门的林雅儿,心中一片了然。

    难怪刚刚进门的时候没看到林雅儿这个小((贱jian)jian)人,原来是看院子里有动静,一早就出去搬救兵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林夫人踢开房门进来的时候,苏姨娘从窗子里就已经发现她。

    在林雅儿耳边低语了几声,让她快点将林右相找来,果然不出她所料,这林夫人果真是来找她麻烦的,而且是来者不善,居然想借着林莞儿的事将自己发卖出府,果真是个老毒妇。

    “谁准许你们在这里放肆的?你们这些狗奴才,居然敢动手打主子,我看真是活腻了,来人,给我把这个老刁奴拉出去打二十板子,让她长长记(性xing)。”林右相边向房内走,嘴角边下着令。

    苏姨娘早就像找到了巢(穴xue)的鸟儿,飞快的向着林右相跑过来,直接扑到她怀里,哭的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林右相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姨娘,心里自是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哭了,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,干嘛非要动手动脚的,都是一家人,也不免伤了和气。”林右相这次来也是想询问慧儿的事,没想到人刚准备出门,就碰到前来求救的林雅儿。

    听林雅儿说,大夫人准备将苏姨娘发卖了,那怎么得了。

    二话没说,就向这院子里赶,没想到刚进门居然就看到这样的(情qing)景。

    “我看老爷您是想错了吧?谁跟她是一家人?我是主,她是妾,这后宅之事,难道本夫人还管不得了吗?今天的事,老爷也是在场的,您为什么不问问苏姨娘,为何要害我莞儿,让她现在名声扫地,这辈子都完了,我苦命的莞儿啊!”说着林夫人悲从中来,眼中刚刚的怒火立刻化成了眼泪簌簌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心疼自己的女儿,她的莞儿现在被墨子熙那个畜牲给糟蹋了,丢了清白,不知道娘家的人会怎么样?

    这般大庭广众之下,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,现在莞儿俨然已经成了整个盛京的笑柄,要是硬让墨家的人将莞儿迎进门,想必墨家跟她也生出了嫌隙来。

    林莞儿跟林夫人两人抱头痛哭,林右相看着自己的女儿,自然也是一番心疼,毕竟自己这个嫡女,也是他第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当年也是他放在心坎里疼(爱ai)过的,谁想到居然会出了这样的事?

    只是想着,这是跟苏姨娘有关,将她从怀里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时他心乱如麻,没想到玉瑶那个该死的女人,居然真的懂什么破案,而且还能找到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,不止让她逃过了一劫,还从自己手中骗去了一座庄子一个别院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不恨!

    “好了!别哭了!你可是林府的当家夫人,这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?还不快让莞儿回自己的院子去,净做这些丢人的事(情qing),我们林家今天的脸面算是被她给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林莞儿我心里委屈,知道今天的事居然连苏姨娘这个((贱jian)jian)人也掺和了,她怎么肯罢休,自然跟着林夫人一起找过来。

    听见林右相又赶她回院子里,她怎么肯!立刻跳起脚来。

    “爹,你偏心,我落的这个下场都是因为这个((贱jian)jian)人,就是她,是她从中作梗,所以跟墨子熙那个男人在一起的人才会换成了我,那打昏我的人一定是她找来的,一定是!我要杀了她,杀了她。”林莞儿恨不得冲上去将她那张狐狸皮给揭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女人,就是会自己爹面前装模作样,她回自己的院子已经将事(情qing)仔仔细细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打昏自己的人是个高大的男人,而玉瑶来的时候,(身shen)边除了初十那个女人根本没带其他人,这样的话,将自己丢进房间里的人,自然就是苏姨娘找来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的!

    林莞儿双眼折(射she)着狠毒,都是这个女人,她简直就是该死,居然毁了自己的名节,这辈子自己的幸福全都毁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别说嫁给陌染,就是寻常的公爵家,也绝不会容许一个失贞洁的大夫人。

    除了墨子熙那个男人,自己都不可能嫁给别人了。

    她好恨!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女人,都是她,要不是她,凭着自己郡主的(身shen)份,也不会沦落到嫁给一个庶子的地步。

    林莞儿近乎疯狂的冲向苏姨娘,吓的她立刻躲到林右相(身shen)后,双眼布满红色的血丝,眼中透着害怕。

    林莞儿冲到林右相面前,高举的手还没落下,就被林右相给握住,狠狠的甩了一下,甩的林莞儿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幸好被(身shen)后的丫鬟给扶住。

    林右相脸色黑如浓墨,锐利森冷的眼光泛着幽幽的光芒,道: “雪儿,这大夫人跟大小姐既然敢直接找到这里,自然是有她们的道理,你现在把那个侍卫找过来,正好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大大小姐,我我真的没有,再说,您您说这话,可有什么证据?我,我一直安安分分的守在自家这个一亩三分地里,从来不敢逾越,连给老太太请安,都不敢有丝毫的迟到,就怕做错什么事害的老爷((操cao)cao)心,没,没想到,现在不光大小姐怀疑妾(身shen),连,连老爷您也……你们这是打算((逼bi)bi)死我吗?”

    说着眼泪就簌簌的流下来,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样子,林右相眼中稍稍闪过一丝心疼,随后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苏雪儿自然惯会察言观色,眼看着林右相已经动了怒,将哭泣声变的减少了许多,只剩下委屈的抽噎。

    “既既然老爷也想找他来回话,那雪儿自然不敢不从,来人,去将吴侍卫找过来,就说老爷跟夫人找他过来问话。”(身shen)边的下人立刻出去找人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林莞儿看着苏姨娘的样子,总觉得一口气被憋在心口,没想到这个苏姨娘居然有恃无恐,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的狐狸尾巴给抓住,不然以后整个林府就没有她们母子的容(身shen)之处了。

    房子里连空气都像是被冻结了,安静的可怕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苏姨娘的脸红肿起来,再配上她那双哭的泛红的眼睛,就像被人扼住了脖子的小白兔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林雅儿这次倒是乖顺,不敢有丝毫的声音,安静的站在苏姨娘的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林夫人跟林莞儿相互对视一眼,看着林右相的脸色,也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等了一柱香的时间,就看到刚刚出去找人的家丁神色慌张的跑回来,脸色苍白像是受了非常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“老老爷,不不好了,不好了!”那家丁进门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双腿还在不停的打颤。

    “你这狗奴才,本相爷好的很,你居然敢诅咒我,来人给我把他拖出去打。”家丁吓的面如菜色,双唇打着轻颤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,不敢,实在是,出大事了!”家丁说话变的顺畅了许多,跪在地上头砰砰的磕的咚咚响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》是网友或鱼果酱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