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一章明珠暗投

    “求,求大将军饶命,饶命啊!奴才,奴才不敢,不敢了!求大将军放过奴才这一次吧。”公公在心里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刚刚明明不是他的错,只是觉得一股大力向着他扑过来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一直平稳的待在他手中的圣旨就已经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藐视圣意!

    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!

    公公吓的噤若寒蝉,眼泪簌簌的往下掉,全(身shen)更是瑟瑟发抖,刚刚水倾绝跟他说的事,他一股脑全都吓跑了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那你回去该知道怎么跟皇上说了?”能在宫里混出来的人,哪儿不是人精?

    陌染这明显威胁的话,自然让公公听出来了,再加上陌染(身shen)上散发出来的冷冽,直接让那公公吓的连连点头,不敢再生出别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水倾绝没想到这个宫里派来的人居然是个怂包,才三两句话快就被陌染给吓的把脑袋缩进了龟壳里,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“呵!陌大将军果真厉害,好一个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,可惜现在不是在站场上,反而是在大将军的喜堂上,没想到这皇上亲自下的圣旨都不能拿陌大将军如何,反而现在被你倒打一耙,本太子真是佩服的很,就不知道现在这北辰国到底是皇上说的算,还是听大将军的。”水倾绝这话,要是传进北辰睿的耳朵里,简直就是诛心之言。

    依着北辰睿的多疑,肯定会对陌染更加忌惮,相信他肯定会拿这次的赐婚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玉瑶有些担心的望着陌染,换来他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玉瑶此时觉得这个水倾绝就像是牛皮糖,他怎么就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呢?

    “水倾绝我看着你就觉得厌恶,我觉得我玉瑶没有得罪过你吧?怎么每次你都会给我找麻烦,而且我每次见到你,总会没有好事,你到底想干嘛?”玉瑶眼神冷冷的看着水倾绝。

    水倾绝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人揪起来,很疼,很疼。

    眼神直直落在玉瑶(身shen)上,漆黑如墨的桃花眼,充满潋滟,双眸眯成一线,眼中的伤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哈哈哈――

    仰天大笑,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傻瓜,甘心的追逐着她的脚步,为了玉瑶,差点被陌染给杀死,还被丞相那个老(奸jian)巨猾的老东西威胁,连太子之位都差点保不住,现在反而换来了她的厌恶。

    玉瑶的话就像根无(情qing)的钢针,狠狠的插进他的心脏里,让他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,让他这么多(日ri)以来受到的伤,全都变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水倾绝的眼睛完全被愤充斥,双眼更是布满蛛网般的血红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整个人看起来,就像一个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撒旦,亦正亦邪的气息,让他风华绝色的面容透着一股邪(性xing),让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既然玉瑶不喜欢自己,甚至厌恶自己,那他也绝不会让她跟陌染好过。

    他水倾绝宁愿他负天下人,也绝不让天下人负他。

    他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加完美,潋滟的桃花眼透着一丝危险,“玉瑶,难道你要给他做妾也甘愿吗?陌家老夫人,可是他的嫡母,没有她的点头,你连进入陌家的资格都没有,死后更不必说,即便这样你也还是心甘(情qing)愿吗?”

    陌家老夫人,那个看起来一脸厉色的老婆子,在玉瑶的记忆中,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,更不必说她(身shen)下的那个她从没见过面的儿子。

    一想起来,玉瑶就觉得头疼,可是尽管她不习惯那些个勾心斗角,可她也不会惧怕,必然会迎难而上。

    “我,不悔!”简单的三个字,显示了玉瑶的决心,衣袖中的手跟陌染十指交叉,紧紧握在一起,然后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“好,果真好的很,不过你很快就知道你这个决定有多么的草率。”水倾绝冷冷的看着相依相伴的两人。

    看着风姿绰约的两人,水倾绝手中攥着的折扇都快被捏的变了形。

    “玉姑娘,当初要不是有我家主子从黑衣人手中将你救出来,你现在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,而且你坠崖的事也跟我主子没有关系,当初要不是我及时拉住他,想必他也会跟着跳下去了,你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心,退下。”知心还想说什么,被水倾绝给猛然呵斥住,不甘的只能退回到水倾绝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玉瑶倒是不知道原来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还发生了这样的事,她一直都以为是水倾绝派人带走她,然后才害的自己坠崖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玉瑶看着水倾绝有些不知该如何言语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票传来一阵(骚sao)动,所有人全都进来的人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男子一(身shen)飘逸的白衣,只在(胸xiong)前与衣袖上面绣上简单的青竹,更显的他青葱飘逸。

    面冠如玉,眉如墨画,高耸的鼻,含笑的嘴角带着清新的温柔气息,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上的气息宛如昆仑山上洁白的雪莲花,眸子更似天山上圣洁的池水,不小心沾染了这世俗的尘埃。

    雪迷城就像踏着祥云从天而降的雪仙,带着令人炫目的笑,双眸清明,看着站在一起的人。

    雪迷城站到陌染跟玉瑶面前,眼神似星辰,似明月,张口说道:“瑶儿,好久不见!你的脸终于完好如初了,恭喜!”

    玉瑶看着完好无损的雪迷城,露出第一个笑容,“雪迷城,好久不见,多谢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像相识已久的老朋友,相互问候,雪迷城眼中仿佛根本就没有陌染的存在,完全将玉瑶(身shen)边的陌染给无视。

    陌染手中的力道加重,将玉瑶整个人护在(身shen)后,“雪黎太子不好好在家里照看自己的(娇jiao)妻及腹中的孩子,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心(情qing)跑出来散步,果真有闲(情qing)雅致。”

    陌染可真会戳别人的痛点,而且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明知道雪迷城跟风如柳之间的事可能不简单,可陌染偏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变了,从刚刚的崇拜欣赏,到现在的惊诧,这种转变可真是太快了。

    雪迷城不但没有半点难受的样子,反而脸上露出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“本太子尚未娶妻,何来的妻子之说,没有妻子更不可能拥有孩子,只有本太子喜欢的人,才有资格为我生儿育女,其他人,不配。”雪迷城说着话,眼中的眸光灼灼,似乎带着灼人的温度,恨不得将眼前的陌染给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玉瑶觉得自己的心在这样灼(热re)的注视下,被狠狠波动了心弦。

    自从雪迷城追到风铃城开始,玉瑶就知道雪迷城对自己的心意,之前一直在逃避,是觉得雪迷城(身shen)子骨太差,不应该让他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他(身shen)上的毒已经解了,而自己对他,除了有救命的恩(情qing)之外,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会一直在维护自己不惜跟自己的母后反目。

    玉瑶一直把他当成朋友,她不想让雪迷城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雪黎太子,今天是我跟瑶儿成亲的(日ri)子,既然来了,你可以留下来喝杯喜酒再走也不迟。”陌染故意提醒道。

    雪迷城仿佛并没有感觉到陌染对他的敌意,眼神依旧温柔的能滴出水来,淡淡的看着玉瑶,道:

    “瑶儿,前两天我知道你去找过我了,还送了我这个,我现在(身shen)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多谢,这是送给你的,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?”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金丝楠木的盒子,盒子上散发着古朴的味道,让人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看着放在眼前的盒子,玉瑶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盒子被缓缓打开,里面静静躺着一颗有鸡蛋般大小的血色红宝石,殷红如鸡血一样,看起来红的发光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看着玉瑶手里拿出来的东西,顿时嘴里发出一阵抽吸声,惊的下巴都合不拢,双眼瞪成铜铃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好东西,俺,俺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俺,俺也没见过,不过,一看这东西就不简单,这瑶丫头怎么认识的人都是非富即贵,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站在最前面的三个人,俺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,俺还以为这陌大将军已经是威风凌厉,万夫莫当,没想到这两位公子也不遑多让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你看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,真是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,俺这双眼睛都快看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前面的议论声,目光下三人(身shen)上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陌染(身shen)上透着冷冽霸气,水倾绝(阴yin)柔而潋滟,而雪迷城,(身shen)上也是散发着一股空灵温润。

    这三人无一不是人间龙凤,今天居然会在这小小的耀月城聚集,而且都是因为一个女人,让来观礼的人,都落在玉瑶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玉瑶将东西拿在手里,一看这东西就价值不菲,如果真的收下了,到时候,自己又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(情qing)。

    这东西好借,人(情qing)难还,她不想给雪迷城留下太多的希望。

    玉瑶重新将盒子合上,递到雪迷城面前,一脸为难道: “雪迷城,这东西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,你还是带回去吧,而且今天以后我就要成亲了,估计也用不上,不如你还是送给能够拥有它的人,这样它这颗明珠不会被暗投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》是网友或鱼果酱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