艳遇

    艳遇这事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好事,当然这些男人中也包括了季阳。

    季阳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设计师,拿着不高不低的薪水,跟所有工薪阶层一样,朝九晚五的上下班,日子平淡的像一壶白开水。众所周知,广告公司的设计师应该是加班最多的,有时候为了赶一个东西往往会加班到很晚,当然季阳也不例外,加班是常有的事,所以平时鲜少出去玩,自从去年结了婚后就更少出去了,每天不是公司就是家里,日子的烦闷是可想而知的。要说这季阳嘛,长的也还算英俊,一米八左右的个子,也许因为常年不晒太阳的原因,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上皮肤白皙细嫩,在配上一幅细细的金边眼镜,整个人看起来完全一副斯文儒雅好好先生的样子。年纪与学识的修养使他看起来更是男人味十足,举手投足间尽显成熟男人的优雅。这样的男人按理说是很受小女生喜欢的。问题是就他那两点一线的生活遇见异性的机会是少之又少的,即使是出现在生活中的异性,也多是大嫂级别的。

    最近妻子怀孕,因为自己要上班没时间照顾她,所以老婆回娘家养胎去了,每天下班回到家,看着空旷的房子,就更现的冷清了。季阳家住在离城市不远的郊区,那是一栋两层的小型别墅,是他父母留给他的,季阳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,只留下这栋唯一有父母记忆的房子与他相依为伴,所以,即使在季阳最困难的时候,他也没想过要卖房子,即使现在房价飞涨,这栋房子价格已是不扉,妻子不止一次的提出要卖了房子然后搬去市中心,可他始终坚持,终是舍不得卖这父母留给自己的唯一的遗物。

    话说,自从妻子回娘家以后,他就更不愿意回那个冷清的家了,每天都加班到很晚,只到同事都走完他才最后一个走,他实在是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,忍受那无尽的寂寞。有时季阳会想,要是能有一场艳遇那该多好,不过只是想想而已,一想到怀孕中的妻子季阳就打消了这样的念头。可是,很多时候老天就是爱跟我们开玩笑。

    季阳上班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一栋很高的写字楼,里面有不少的公司,季阳所在的公司在25层,每天上下班在电梯里也会遇到别的公司的美女,只是每次电梯里人都特别多,也就没怎么注意去看,这几天季阳每天在办公室呆到很晚才回家,像以前这么晚电梯里基本上都他一个人,可这几天好像每次电梯里都还有人,而且还是一特漂亮的美女,怎么个漂亮法呢,就是那种让人见了就忘不了的感觉,柳眉杏目瓜子脸,看似清纯却又不失妖娆。一开始季阳也没注意,毕竟这座写字楼里还有别的公司,有人加班到很晚也不足为奇,可差不多一个星期了,季阳没次下班都能碰到她,她也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站在电梯的一角,看见季阳进来,静静的点个头,算是打过招呼了,季阳是那种一见美女就紧张的人,也不敢找人家搭讪,每次也就静静的点一下头,算是回礼,然后一起静静的等待电梯到达1楼,小小的空间里静的只剩下彼此的心跳声,很多次季阳都想找个话题打破沉默,可每次话到嘴边,硬是没胆量说出来。每次回到家后季阳都觉得,衣服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个美女淡淡的香水味。不知从何时起,季阳开始天天梦见她,他们就像认识了很久似的,每次都是极尽缠绵。每每醒来床单都湿了一大块,也是啊,直从老婆怀孕后他就很久没有过夫妻生活了,毕竟人都是有生理需要的,老婆已经去娘家差不多一个月了吧。一想到怀孕的老婆季阳就有种很深的罪恶感,可脑子里却控制不住的满满都是那个电梯里的美女的极其妩媚的脸,是他们如鱼水般缠绵欢爱的样子。就这样很快一周过去了,又到了周末双休日,季阳决定去岳母家看望怀孕的妻子,见到妻子后也许就不会再做那些让他倍感罪恶的梦了,虽然,不隐瞒的讲男人都是很喜欢这样的梦的。这日,一大早,季阳就买了一大堆营养品兴冲冲的开车朝岳母家驰去。

    让季阳郁闷的是,见到他妻子似乎并不是高兴,一像温柔的妻子脾气似乎变了很多,这让季阳很是郁闷,不过他还是对她嘘寒问暖,关怀倍至。晚上,看着躺在身边的妻子,季阳只觉得热血上涌,欲火焚身。可为了宝宝的健康,只能忍了。于是,整个晚上他基本上都是翻来覆去的,无法入睡。倒时身旁的妻子,却好似并不因为他的存在而感到有所不同,依然睡的很是香甜。兴许是累了吧,季阳终于在天快亮的时候睡着了,这一觉睡的很是安稳,只到中午醒来,都没有做梦,没在梦到她。

    因为明天要上班,所以吃过中午饭以后,季阳就一个人开车回家了。开了两三个小时的车,加上昨天晚上睡眠不足,季阳只觉得很累,于是回家便睡了,连晚饭都没吃。说来也怪,本来季阳以为刚从老婆那里回来,应该不会再做那样的梦了,即使是做梦,梦里出现的也应该是老婆吧,可奇怪的是,梦里依旧是那个电梯里碰到的美女,而他们又极其放纵的缠绵了一夜。只到早上闹钟把他叫醒。睡了那么久,而他似乎还是很没精神一般,季阳苦笑着摇摇头,决定今天如果在碰到那个美女就找她搭讪,于是特意装扮了一翻就出门上班了。

    这天,季阳依然加班到很晚,走出办公室时他还特意看了一下钟,指针刚好跳到12点上,四周都是静悄悄的,除了静静亮着的灯,就只剩下自己孤独的影子与自己为伴。季阳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电梯,也不知道今天是否依然能够遇见她,季阳想,心里一半是期待,一半是不安,既希望见到她,又希望她不在。就这样在季阳忐忑不安的等待中,电梯缓缓的到了25楼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的刹那季阳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,仿佛这一切都只是梦。当那张与自己夜夜欢娱的脸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,他到反而显的局促不安,编好的台词早已忘到了九宵云外,过了半晌才弱弱的开了口:小姐真是有缘呢,每次都碰到你,你也加班呢?季阳本以为她会不理自己,却不想,她缓缓的笑了:我叫苏浅浅,广告设计师季阳?虽然在梦里那样千娇百媚的笑季阳不只一次的见过,可当现实中真的看到时,还是为之惊叹。人,居然可以长的这样美,季阳不经想起与之缠绵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“季先生在想什么呢?”这一叫,突然把遐想中的给季阳给惊醒了。只见自己正直直的盯着对方看,自知失态的季阳马上不好意思起来,没话找话的找人家聊天,不知苏小姐可有男朋友?自称苏浅浅的美女似乎并没有因季阳的失态而对他有所不满,她眉眼带笑,定定的望着季阳色咪咪的眼,道:我要是说没有呢?不知季先生可有女朋友?那神情,分明就像一个女流氓在调戏单纯小老弟, 要是苏小姐没有男朋友,那么鄙人也就没有女朋友。鬼使神差般,季阳居然说出这翻话来。咯咯,苏浅浅居然娇笑起来,我不相信。她望着季阳轻轻的说到。那怎样才能让苏小姐相信鄙人的话呢?季阳也不示弱,望着她诱人的香唇戏亵的说道。呵呵,这个好说,只要季先生让本小姐去家里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。她居然,主动提出去他家,在这三更半夜的时候。这艳遇来的太快了,让季阳一下子有些晕。

    不知道不觉间电梯就到了负一楼,季阳晕忽忽的走进车里,而苏浅浅也真的钻进了他的车里。季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车开回去的,幸福来的太快了,反而让他有些不适应。当回到家里,他们向梦中一样极尽缠绵后,季阳还是有一些恍惚,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只是做梦,他缓缓的点了根烟,狠狠的吸了一口,又狠狠的灭掉,他还是无法相信,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不是在做梦,那个如天仙般的美女苏浅浅,此刻正躺在自己的床上,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,疼,强烈的痛楚让季阳一下子疼的呲牙咧嘴,忽而又放声大笑,他终于相信,这一切都是真的,梦里的一切现在都在现实中发生了,奋战了那么久,季阳早已累的不行了,在知道了答案之后便沉沉的睡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闹钟在叫了第N次之后季阳终于慢慢醒来了,美女苏浅浅已经走了,一丝痕迹也没留下,要不是手上自己掐的那块地方已经淤青,他真要怀疑那是一场梦了,而自己似乎比昨天还要没精神。一看闹钟,已经中午12点了,迟到是铁定的,一看手机,5个未接电话,都是经理打来的,于是季阳干脆给经理回了个电话请了一天假。季阳在那公司干了也有两三年了,表现一直很好,鲜少请假,迟到更是没有的事,公司对他印象都很好。经理很爽快的给他放了假,并没责怪他早上突然没来,还关心的问他是不是生病了,要不要多休息几天。这让季阳很感动,经理居然那么关心他,季阳一直以为经理是一个很严肃的人,平是他跟经理交流也不多,只是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工作。看来以后得改变自己对经理的看法了,他想。不过季阳谢绝了经理的好意,说自己只是有点累,休息一天就没事了,经理也没说什么,随便问候了几句,说要是明天来不了就给他打个电话。挂了电话,季阳继续蒙头大睡。不知道自己最近为什么总觉得睡不饱,季阳郁闷的想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下午六点多,季阳只觉得饿的不行,正准备起床出去吃点东西,这时手机突然铃声大震,一看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季阳本想不接的,又怕是哪为熟人换了号码,于是懒懒的接起电话,一听,居然是苏浅浅打来的,她什么时候有自己的号码了?季阳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给过她自己的号码。也许她昨天在自己的手机上看到的吧,季阳想。

    原来苏浅浅今以为他还在公司,今天她们不加班,想找约他一起吃饭,季阳刚好准备出去吃饭,有美女陪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,更何况是苏浅浅这样的大美女,于是爽快的答应了。挂了电话后,季阳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,马上驱车去了公司,到公司楼下时苏浅浅已经等在那里了,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丝质的裙子包裹着她妙曼的身材,要多惹火有多惹火,看的季阳有点呆。只到苏浅浅款款走进车里,季阳还在惊鄂中,苏浅浅调笑的用手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,看什么呢,小色鬼,还不快开车,饿死了,呵呵。季阳依然一副色咪咪的样子打趣到,看到这么漂亮的美女,魂都不知飞哪去了,那还会觉得饿啊。死相,苏浅浅娇羞的骂到,于是他们一路说笑着向餐厅驰去。

    今天季阳的胃口出奇的好,也许是因为一天没吃东西的关系,而苏浅浅好象没吃多少东西。就在他们的说说笑笑中,时间很快的过去了。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季阳本想开车直接带她去他家的,但出于绅士风度还是提出送她回家。苏浅浅也不推迟。笑着在前面指路。

    将近开了半个小时,终于到了她家,那是一栋很漂亮的花园别墅,看来她的家境不错,季阳想,想想自己的家境不免有些羞愧。因为时间尚早苏浅浅遍邀请他上去她家坐坐,季阳也不推迟,停好车就跟她去了家里。看来果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房子装修的非常豪华,典型的欧洲风格,可奇怪的是,偌大的房子灯火通明,除了他两却在没别人,你父母都不在家吗?季阳奇怪的问道,双亲都住在别处,这里就我一个人住,苏浅浅看出了季阳的疑惑缓缓的答到,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,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同,季阳偷偷的想,却没注意她说的是,双亲都住在别处,而不是双亲住在别处。

    给季阳泡了杯咖啡,她便去洗澡了,剩下季阳一个人在偌大的客厅,他无聊的打量着这个豪华的家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却又说不出是哪一点不对,一阵风吹来,在盛夏的季节,季阳突然觉得很冷,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,于是起身去关窗户。等季阳关好窗户回过头时,苏浅浅已经洗完澡静静的站的自己背后了,她穿着一件透明的白色真丝睡衣,那若隐若现的曲线,只看的季阳热血沸腾,不自觉的,两人就缠绵了在一起,他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娇躯,嘴里低底的轻吟,浅浅,你真美,真是太美了,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即使是死也无遗憾了。苏浅浅一面低低的娇喘,一面答到,是吗?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吧,说完把他抱的更紧了……。

    激情过后,季阳只觉得很累,本想今晚就在她家留下过夜的,奈何她非让他回去不可,说是家里从来不曾留宿男人,真是个奇怪的女人,身体都交给她了还装什么清纯。奈何现在自己正对她如痴如醉,便只好乖乖听话了。等季阳回到了家里时已经实在是累的不行了,于是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季阳刚睡下没多久,闹钟就一直响个不停,于是只好无奈的爬起来,无精打采的去上班。

    到了公司,刚走进办公室,同事就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季阳摸摸脸上,没有饭粒啊,正奇怪同事为什么都这样看他时,经理走了过来,季阳?你病这么重就不用来上班了,给我打个电话就好了,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 ,你没事吧?怎么这样憔悴?经理一连串的发问问的季阳手足无措,好像自己真的得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病似的,不就是没睡好,没什么精神吗?至于这么夸张吗?于是答到,谢谢经理关心,我没事,只是最近有些睡眠不足,真的没什么事。这一说话,把季阳自己都吓了一跳。怎么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沙哑,就好像自己真的大病未愈的样子。见季阳坚持经理也不在说什么,只是吩咐他,要是需要请假就跟他说一声,说完便去工作了,大家见经理走了,便也都回到自己的座位工作去了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季阳都没有再加班。这几天苏浅浅也没有加班,而是一下班就跟他一起去吃饭,然后去她家,颠鸾倒凤,完后他在开车去自己家睡,这几天在苏浅浅家,他总觉得些地方不对劲,可又想不起具体是哪不对,而更奇怪的是苏浅浅还是不允许他留宿她家,这让他很郁闷。

    季阳感觉自己越来越没精神了,睡觉的时间也越来越多,于是便干脆请了长假,在家休息。

    这天,又是一觉睡到下午,季阳懒懒的起床,决定出去散散步,夕阳的余辉还没散去。他漫无目的的行走着,因为是郊区,所以人迹稀少,路边树上的知了在不知疲倦的引吭高歌,草丛里一些不知名的昆虫也凑热闹般的高叫着,仿佛在开一场盛大的音乐会,周围生机勃勃的一切总算让在家昏睡了几天的季阳感到了一丝生气,于是他并没有打算很快回家,而是继续慢无目的的走着,欣赏着这夕阳下的美景。其实,说是漫无目的也是不对的,因为,他走的方向,正是他经常开车经过的地方,那是苏浅浅的家,说到苏浅浅,这几天似乎都没有在找他呢,一想到她,那个让他如痴如醉的美女苏浅浅,季阳不经嘴角上扬,眼里满满都是柔情,也许她这几天又在加班吧,所以才没有找自己,明天去公司在找她一起吃饭好了,季阳暗暗的想。

    其实苏浅浅家离季阳家也不是很远,开车大概也就十多分钟左右吧,季阳一边欣赏着被夕阳度上了一层金色的山岱,一边朝着印象中的方向悠闲的走着,只是越走他越觉得奇怪,平时开车来都是大马路,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却没看到平时开车走的那条大马路,而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,而且似乎已经很久没人走过了,可越是奇怪季阳反而越是好奇,于是加快了步伐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好奇可以说是所有人类的天性吧,可好奇不见得是一件好事,不是有句俗话叫“好奇心会害死猫吗?”虽然只是比喻却也足已把好奇的厉害说的很清楚,而这次季阳的好奇心就足以让他一辈子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季阳一路朝着那条羊肠小道走去,等走到终点时已是日目西沉了,天空只剩下最后的一抹晚霞,五颜六色的晚霞美不胜收,只是,此刻季阳可没了心情去欣赏如此人间美景,因为,路的尽头是几座孤零零的荒坟,看的出埋葬的时间应该也不长,大概一年左右吧,白纸做的招魂番早已在日晒雨淋下化为乌有,唯剩光突突的棍子还寂寂的立在荒凉的坟头。要说,因为看到坟墓就吓破胆,对于受过高等教育,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季阳来说,那是不可能的。让季阳从此想到就后怕的是:那三座并排而立的坟墓分别写着,慈父苏牧之之墓、慈母林小婉之墓,最让季阳震惊的是,最后那座,石刻的墓碑上鲜红的大字明明白白的写着:妹苏浅浅之墓,而墓碑上的照片虽然经过风雨的吹打已经泛白,但季阳绝对忘不了,那个人,照片上的那个人正是那个与之夜夜缠绵的,楼上公司的美女,苏浅浅。季阳相信,他绝对不会看错,那就是她,是她,而他绝对忘不了,墓旁边的那棵松树,季阳那时就觉得奇怪,哪有人会在家门口种松树的,现在,他全明白了,季阳每次都会把车停在树下,而现在,那棵树下还有车子压过的痕迹。树下的草地也明显的留下一个车子压过的轮廓。看到这里季阳明白了,为什么她从来不让他留宿她家,为什么平时开车是大马路现在却不见了,一切的一切,都是她搞的鬼,他之所以每次跟他激情过后都会那么累,而她家里又那么奇怪,一切,季阳都在这一刻找到答案了,是的,她家里总是那么静,静的听不到一点外界的声音,因为,他们根本就在坟墓里,而她,根本就是个;女鬼,想到这季阳不禁冷汗直冒,双腿打颤。夕阳已经完全没了踪影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无边的黑暗马上就要把最后的一点光明吞没,季阳完全陷入的无边的恐惧中,僵在了那里,这时一阵山风吹来,吹的季阳一阵哆嗦,反映过来的季阳马上深一脚浅一脚,没命的往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跑到半路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他似乎听见她咯咯的嘲笑声,一直跟在他后面,不远不近。吓的他没命的跑,没命的跑,心里只有一个愿望:快点回家。还好没过多久就看到到了大马路,借着微弱的路灯总算能看清路了,因为地处郊区,路上车辆少之又少,不过已经离家很近了,季阳没命的奔回家,一到家里马上关了所有门窗,钻进被窝,蒙着头在被子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而她似乎没有跟来,四周静悄俏的,听了很久都没在听到她的笑声,季阳偷偷的从被子里轻轻的探出头来,外面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弯新月静静的透过窗子照近来。四周静的可怕,季阳深深的吸了口气,爬起来,把窗帘关上,然后把家里灯全部打开,就这样坐在床上有一根没一根的抽着烟,想着那些与她相处的日子,她为什么看上自己了呢?现在自己知道了她的真面目,她会放过自己吗?自己会死吗?季阳静静的想。不,我不能死,季阳坚定的想,我还没来的及看看那未出世的孩子呢,一想到妻子,一股强烈的羞愧感涌上了季阳的心头,是啊,要不是自己色迷心窍也就不会让女鬼有机可逞了,搞的现在命在旦夕。

    季阳就这样一面抽着烟一面沉思着,本来最近他就很虚弱,加上今天那一惊吓,又跑了那么远的路,不知不觉间季阳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梦里,全都是她的影子,准确的说,是他们一家的影子,一开始是一家三口正围在餐桌上有说有笑的吃着晚饭,然后场景一转;换成了一家三口在客厅看电视的情景,那时的她看起来单纯天真,而她的父亲看起来似乎很是慈祥和蔼,母亲则温柔慈祥。这大概是吃完饭后的场景吧,她正跟她母亲有说有笑的聊着天,父亲则在一边看着报纸,还不是的插话进来,似乎是在说她哥哥明天就要回来了,一会是电视声,一会是他们的聊天声,季阳也听的不是很清楚,看着这样温馨的画面,虽然是在梦里,季阳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,是啊,他很小就没了父母,这样幸福的场景是他梦寐以求的。这时,门外似乎有人在敲门,苏母站了起来,走过去开了门,进来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,其实季阳也看不清那个男人脸是什么样的,可他就是觉得那个男人很英俊,见到那个男人的到来,苏家似乎很欢迎,而那个男人也殷勤的跟苏家人打着招呼,似乎是经常来苏家,看的出,最高兴的还是苏浅浅。这时,场景突然又换了,这次似乎只是苏浅浅跟那个男人单独在房间,他们似乎正在争吵着什么,突然那个男人摔门而去,房间里只剩下苏浅浅一个人在那无助的哭泣着。没过多久,那个男人又折了回来,开始温柔的哄着苏浅浅,很快,她就破涕为笑了,然后他们开始脱衣睡觉,一会灯就关了,黑暗中只听见他们粗重的呼吸声。季阳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,似乎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自己就在旁边看着,而他们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。就在这时,场景突然又换了,虽然在黑暗中季阳什么也看不见,但他还是感觉到,那个男人起来了,他悄悄的走到了客厅,把所有的门窗户都关上,然后又轻轻的走进厨房,拿着手帕,把煤气灶下面的伐门打开。然后轻轻的退出了苏家,绝尘而去。这时场景再一次转换,这次已是第二天早上了,一个陌生的男人乘着一辆出租车,正大包小包的往下搬东西,季阳强烈的感觉到,这应该就是她哥哥了,长的真是英俊,跟她很像。只见他按了老半天门铃都不见有人开门,这时透过门缝似乎有一股强烈的煤气味传来。那个男人,我们姑且称他为苏子吧,只见他暗道一声不好,马上在花园里捡起一块石头快步走到窗户边砸窗户,随着哗啦一声玻璃破裂的声音,一股强大的煤气味随之传来,他马上捂起鼻子走到一边打电话报警,报完警就拼命的呼喊着亲人的名字用力的撞着门。只是一切皆是图劳。

    警察很快就来了,一起撞开门后满屋子都是煤气味,一个警察一把拉住正试图往里冲的悲痛欲绝的苏子,然后很多警察带着防毒面具进去了房间里,他们把门窗全都打开,把煤气的伐门也关上了,而昨天还其乐融融的一家,身体却已早就僵硬了。警察无奈的摇摇头,剩下的只有苏子那凄凉的哀嚎。

    梦到这里就没了,季阳突然就惊醒了,不知什么时候灯已经全灭了,季阳记得自己没有关灯的。他明白,那应该是苏浅浅生前的事,可她为什么要选择他呢?他应该去找那个杀她与他父母的凶手报仇啊。四周静的可怕,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,只有床头闹钟的指针还在滴滴答答的走着,季节只觉得四周的空气突然阴冷的可怕,明明窗户是关着的,可不知为什么却有一股风,把窗帘吹了起来,月光一下子照了进来,突然而来的光亮让季阳惯性的闭上了眼睛,这是只觉得一双冰冷的手向自己的脖子掐来,季阳只觉的突然一阵亮光散过,然后,手不见了,灯也好好的亮着,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可季阳知道,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,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又走了?本来还以为自己死定了,季阳看了看自己手里,原来刚才慌忙中自己是想去口袋拿手机打电话的,却不小心拿到了上次妻子给自己求的平安符,因为自己平时不信这些,所以也就一直放在口袋里,自己都忘记有这回事了。经过这一惊吓季阳再也不敢睡了。他转过头看了看床头的钟,已经5点多了, 6点后天就亮了,现在,季阳只盼望着天快亮,于是就拿着平安符静静的坐在床上等待天亮。

    天终于亮了,季阳如负重释的舒了口气,逃也似的开车向上次妻子给自己求平安符的寺庙驰去。那家寺庙就在这座城市的一个自然风景区的山顶上,每年过年后妻子都会去庙里烧香,季阳不信这些,可因为是新婚而且就当是来看看风景,所以今年过完年后跟妻子来过一次。

    季阳停好车,急不可待的像寺里跑去。一个老和尚接待了他,那个老和尚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季阳,边看边摇头,直看的季阳急的不行。师傅,求求您救救我,我不想死,我还没看到过我那没出世的孩子呢,求求您救救我吧。季阳说着就要给那个和尚下跪。那老和尚一把扶住了季阳:施主不要着急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老纳自当尽力,还好施主发现的早,要不等到那女鬼吸完了阳气就回天无术了。季阳奇怪的想,我还没告诉他是怎么回事呢,他怎么就知道我被女鬼缠身了,看来果然是高人,看来自己这下有救了。那个和尚看出了季阳的疑惑,笑笑,也不解释,直接说到,纠缠施主的是一位冤死的鬼魂,因为自己死的冤枉,而且父母也因自己而惨遭毒害,所以怨气非常的大,虽然凶手已经伏法,但女鬼怨气并没有消,她非常仇恨男人,所以还在人间继续行凶,看来老纳不管不行了。

    说完,那个老和尚交代了季阳一番,然后又给了他一些工具,具体是什么我们就不一一说了,总之,季阳这次总算是死里逃生了,那个女鬼被抓住后和尚念其死的可怜,于是替她超度了,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。而经过这一惊吓季阳也没心情在工作了,更何况那里还有关于他和她的回忆,于是他迟了职,把妻子接回家,开始好好服侍起怀孕的妻子来。从这以后,季阳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,几个月后妻子临盆,给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胖小子,从此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,而艳遇,季阳是在也不敢想更不敢做了,从那以后他开始一心一意的爱着自己的妻子,而他的妻子,见他待她如此,也实心实意的跟他过日子。这段故事也就被季阳永远的埋在了心里。偶尔想起时,对那个女鬼苏浅浅也没了害怕跟痛恨有的深深的同情。

    后记:也许,我们很多人都是生在福中不知福,忽略了身边真正的幸福,去寻找一些所谓的刺激,把那当幸福,却不知很多时候那样不止会把我们真正的幸福埋葬,还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要了我们的小命,劝告那些婚外恋的朋友,欲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艳遇惊魂》是网友或倚笑红尘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