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船清梦压星河

    很快时间就过了一个周,该熟悉的大家都熟悉了。我的舍友有两个是舞蹈生,忙起来就没有人影了,所以宿舍显得很空荡。我们住在一楼,空气潮湿却也阴凉,在这边的夏天就很舒服,但是冬天就不好受了,因为我们的水,是井水。每次晚上洗澡,都是拍拍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说不冷。没过几天,学校就接入了热水,我很开心的分享这件事,小陈哥哥非常卑微的说他们还是凉水,我想笑但我又憋住了,因为笑别人也太不好了!小陈哥哥用手拍了我:“想笑就笑,憋着干嘛,等会憋出病了没钱赔。”我瞪了他一眼,就转头写练习题了。结果第一节课就是我最讨厌的数学课,数学这种东西真的要人命,反正我觉得很可怕甚至有一段时间到了恐惧的地步,反观他,带着眼镜认认真真的看题,我心里默念三个倒数数,果不其然,还是悄咪咪闭上了眼睛。但是真的很搞笑的,带着黑色矩形眼镜,鼻子下的胡子还非常的丑,皮肤白白的,然后坐着闭上眼睛睡觉,幸好睡得不熟,因为他的舍友说他打呼噜,突然发现,他更像一只猪了。

    可惜上天没有眷顾他,老师走了下来,我把椅子往后靠了靠,叫他和他同桌,他们两个是起来了,可我遭殃了。“陈昭昭,回答一下这个圆柱体体积怎么求。”数学老师的魔音穿过我的耳膜,我的脑子一阵一阵的疼,磕磕绊绊的只说了个“π×r的平方×高”,老师好像不想放过我,又问了一个表面积,我当时尴尬的开了口“我不太记得公式了。”数学老师让我拿着书到后排站着,我转身的时候瞪了他,他还在偷笑,怎么会有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啊,好气。

    下了课之后,数学老师让我去办公室,我叹了口气,这是这个周第二次让我思过了。可今天似乎又倒霉了,遇到了老古板,老古板给我做了十分钟的思想教育还让我放学留下来谈谈。啊啊啊啊啊啊!土拨鼠都没有我震惊。

    老古板告诉我即使我文科成绩再好,数学拉后腿我永远都年级20那里徘徊。其实班主任说的对,我从不是天赋异禀的选手,我只是比常人努力了好几倍,每天十二点睡五点半起,中午就睡三十分钟然后在起来刷题,可是光文科好好像没什么用,至少这一年,理工科盛行的这年,文科好像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我无精打采的样子被他看见了,他以为我被骂了不开心,给了我一颗橙子味的真知棒,酸酸甜甜的却没有苹果味的好吃,他还一本正经地跟我说“不被骂的高中不是青春”,虽然很笨拙但是配上他的脸,真的很突兀,我问了他一句“你这胡子这么丑为什么不刮?好滑稽啊。”他没回答,反问起我了“真的很丑?你真蠢,这是男人的象征。”好吧,是我孤陋寡闻了。

    然后晚修的时候,他来了,只不过有一点不一样,他的胡子没了。

    我端详他许久,仔仔细细,一张脸严肃的看着他。他以为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,就说:“我只拿了你的笔,没做啥,你干嘛这样看我?”他不说我还不知道,他拿了我的大头笔!好气,我都没用过。不过这不是重点,我又转头,“你怎么刮胡子了呀”“不好看吗”他摸了摸鼻子,没抬头就问我。我没回答,因为上课了。

    其实好看的,单眼皮配上丹凤眼,加上他近视,显得特别深情款款,白白的还特别爱笑,不说话就像个优雅的小王子,说话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有带一点男生变声时才有的沙哑,显得有点性感,每一个地方都在我的审美点上,我突然觉得,橙子味的比苹果味的好吃了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《桃夭不妖》是网友或昭昭上传至本站,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,都市校园,古代校园,穿越校园,同人校园,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,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!
健康提示:适量阅读有益,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。请合理安排好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!
Copyright 2016-2020 [玄葫堂] All Rights Reserved